Sallybearone

旅途拾趣5


     “呀哟!”小女孩卯足了劲儿,一阵助跑,小腿往前一迈,咚的一声,光脚跳过了水坑,转过头歪着脑袋骄傲地望着佐助,结果没有站稳就要向着泥坑里面扑倒过去,在小家伙闭着眼睛鼻尖刚要触到水面是身体就这样腾空起来,那是刚刚还在后面远处的佐助无声地拦腰将她拧起来了。

       夏日里蝉在大树上,树叶里铺天盖地叫个不停,小家伙就这样横着身体探起脑袋不停地张望着寻找着,
 
     “啊啊啊,佐助!那里那里!赶快放我下来!”小女孩小脚丫丫不停地扑腾着,待到小家伙觉一着地还没有站稳就像前扑过去,前面的一颗老树上传来了吱啦啦啦啦的知了声,结果还未等到小女孩走进,知了吡的一声,飞走没影儿了。

     “啊!佐助!它跑啦~跑啦!”光着脚,小女孩踩着软绵绵的草地跑到密林深处,像是逗弄小孩子一样,知了再一次从一枝枝丫上飞到了小女孩头上的那支枝丫,知了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小女孩只能只手搭着额头仰望着焦躁地瞅着恼人的家伙!

     “佐助!”清脆的童音传来,“快来快来,知了君~知了在那里哟~在等着嘚吧~”

      “葵,小心点。”后面传来佐助面无表情的叮嘱。

     叫做葵的小女孩是佐助在进入这个泷之国边境的时候偶然捡到的,彼时那女孩刚好和家人失散一个人嘤嘤地坐在路边哭泣,路过的佐助在这个哭花了脸的女孩儿面前停下了脚步。

     停下脚步的男人只是沉默的望着自己,小女孩抽噎地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双水蓝色的眸子,如今那眸子里面水涛汹涌。
  
     “妈妈,妈妈,跟妈妈,失散啦……”或许是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神太过笃定和沉静,不知怎的,小女孩不由自主地将大人所说的不可以信赖陌生之人的嘱咐抛诸脑后,竹筒到豆子地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本来和父母和哥哥一起穿过国境做布匹生意,但是在回程的路上因为自己的眼花,将穿着差不多和服的女子当做了自己的妈妈跟了上去结果跟了好远,发现不是自己的妈妈时已经不见了父母哥哥的踪影……

     “名字?家在哪里?”沉默的男人望着孩子的哭颜,

     “名字叫做葵,家~家的话泷隐,有好多条瀑布的那里……”

      “是吗?忍者村吗?”

     “不,不是忍者,但是父母有和忍者打交道……”

     “是吗?走吧”说着佐助转头离开
    
     “哎?”小女孩瞪大了眼睛,但是身前的男人没有停下等待,也没有再多说一个字,突然明白似的,小女孩一拔身光着小脚丫跟在了佐助的后面。

     要从泷之国的边境到达泷隐,差不多需要十日的脚程,算上小孩子的话,十五日应该就能到达。

    ——————————
    彼方

    “鸣人!十点钟方向!”耳边传来了佐井提醒,被包围的两人相互掩护着,在二十几个忍者包围了寻找突破口。
   
     “知道的说!”鸣人沉声答道,身子一跃向前跳去,两个敌人应声而倒,鲜血喷溅到旁边的树干,刷起一片暗黑,黎明还没有到,夜还很长。

    随着噗噗的声音,后面三个也被佐井给放到了,两人飞快地向前跃去,但是追兵不断地补上来,苦无和起爆符不停地在周身爆炸,太多了!

     像是连绵不断的蚂蚁,怎么甩也甩不掉,对阵敌人鸣人已经尽量避免用杀招大开杀戒了,但是敌人似乎体会不到对方的良苦用心,只是将人员当做弹药不断地补充发放,苦苦缠着这两人,已经两天两夜了。

     “嘁!”身下和佐井的坐骑再一次被敌人给炸没了,两人借力跃上了树枝,蓝色的眼睛如今在黑夜里呈现出深蓝的颜色,站在鸣人后面的佐井看不清鸣人的面容,但是从他那隐隐发抖的身体和周身散发的隐忍的杀气他知道,鸣人已经发怒了!

     总是沐浴在阳光下战斗的英雄,如今也已经习惯在月夜里完成任务,鸣人是个适应力极强的家伙,佐井有时隐约觉得鸣人可真是个天生适合战斗的男人,在阳光下能够,同样在黑夜里也游刃有余,白天的那个人和今夜月下的这个男人是同一个人吗?像是在白天那个男人用尽力量去发散自己的光明面一样,在黑夜里,这个男人也在尽力发挥自己的黑暗面。

    “来了!”随着抽气声,月光下的男人周身散发出了隐隐的红光,那是不详的九尾妖狐查克拉爆发的前兆,围攻的忍者此时摒息凝神,

    “我说啊你们这群混蛋!一次次地一次次地一次次地纠缠不休!干脆今夜跟本大爷一起上吧!”鸣人沉声朝着黑暗说

    
      佐井望着慢慢变成的红色的月亮,心里想着“今晚,又是一个血月之夜啊——”

——————————

     此时

     密林里面有一堆小小的篝火,佐助架着树枝,上面串着两条肥肥的鳟鱼,皮面已经烤起皮,油滋滋地冒着,惹得旁边的小人儿大口大口地吞着口水。

   “呐呐,佐助!可以吃了吗”葵瞪着一双大大的蓝眼睛央求着

    “不行,再等几分钟”佐助面无表情,继续移动着树枝,翻动着鳟鱼。

     “佐助嘚吧~~~~”小葵软糯的语气又向前朝佐凑凑,“肚肚饿了呀,小葵的肚肚一直在跟小葵说着啊我要吃我要吃什么的,什么靠鳟鱼最喜欢了什么的~你听~”
       这样说着小葵拉起了自己的衣衫将自己瘪瘪的肚皮露出来给佐助看~里面果然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女孩子不要把那种地方给人看”佐助面无表情地回答。

    “佐助嗒啦~~”小家伙变本加厉地扮无辜和可爱~
 
      佐助无奈地望着眼前撒娇的小家伙,脸上虽无表情,但是终于,将那一条大一点的烤鱼递了过去,“吃吧,这条已经好了——”

     “啊啊啊啊,佐助简直是太太太好啦!”小葵发出夸张的声音,两眼放光地接过来。

   难得的,佐助的嘴边露出一个笑意,那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快到小葵都已为自己是眼花了。

   

     ——————
   “啊!大满足——”像是忘记了佐助的叮嘱,小葵捧着自己圆圆的肚皮,对着头上圆圆的月亮,仰面躺在草地上,

     “呐呐啊——佐助啊可真是个温柔的男人——”小葵眯着眼睛满足地发出了感叹。

   旁边闭着眼睛倚着树干的佐助眼皮动了动,树影下面看不清面容的真实。

   “温柔?哼,开什么玩笑——”

    “哎?不是开玩笑哦,”小葵忽然撑起了身体,一双大大的蓝眼睛认真地望着佐助,用她认为非常严肃的表情和语气说:

    “不是开玩笑!佐助呢是小葵见过的最温柔的男人!——”

   

     真是讽刺啊,曾经扬言要毁灭这个世界的男人被人说着温柔什么的,佐助自嘲地想。

    “要说温柔的话——”佐助不知道为何今晚会比平时话多,或许是那双蓝色的眼睛过于熟悉,亦或者是偶尔说出一句“嘚吧”这样的语癖让自己有瞬间的恍惚——

     “要说温柔的话,有个家伙,才是个温柔的男人——”

      “哎?!是吗是吗?这个世界上有比佐助还要温柔的男人吗?”小葵惊讶地问,小小的身体拱着拱着朝着佐助身边挤进去,好奇地望着佐助。

    “嗯,有的,多亏了他才有现在的我,”佐助望着月光,喃喃的说着,

      “是一个愚蠢又咋呼的家伙,但也是个温暖又强大的家伙,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放弃的男人,也是我见过的这个世上最温柔的男人——”

     ————————

     彼方

    暗部任务交接工作室

    任务目标:夺回初代秘之书
    任务执行:特别上忍漩涡鸣人,上忍佐井
    任务损失:对方42人全员抹杀,我方0人
    任务状态:完成

    “辛苦二位!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带着面具的暗部对着佐井交代。

    “不用,我不敢居功,多亏了鸣人,任务80%因为有鸣人在才得以完成的——”佐井笑眯眯地跟着同僚客套几句。

    工作室外,黑暗的走廊,佐井交接完任务看到了鸣人靠着墙,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完了吗”鸣人的声音传来
    
     “嗯嗯,完成了,其实你不必特意地等我的,自己先回去吧——”

      “嗯嗯,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伤势不碍事吧。”从前毛毛躁躁的小伙子也慢慢地成长为细心可靠,懂得关心同僚的男人。

     “啊,伤势没问题,虽然不及鸣人君的恢复能力,但是这点伤三五天就好了”佐井指着腰部还在渗血的伤口回答。

     “那就好,再见。”鸣人放下心来,准备离开。

    “呐,鸣人君?”临走前佐井叫住了鸣人

     “嗯——”  走出去的鸣人回头。
  
     “肚子饿了吧,一起——去一乐吃个拉面怎么样?”佐井笑着邀请.

   “哦,你去吧,我就不用了”如愿得来的拒绝。

    “怎么了,鸣人君明明很爱吃拉面的啊!”不是不死心,只是如今的鸣人的心思越来越让人摸不清了。

    鸣人没有说话,径直往前走,留下路灯下还在等待的佐井,

    过了一会儿, 见佐井没有离去的样子,只得停下——

      “总觉得——“鸣人望着黑夜,差不多凌晨三点左右吧这个时候,月亮已经沉下去了,黎明此时还没有到来远处黑漆漆的一片, 
  
        “总觉得——这个时候拉面,简直难吃死了!” 说完,鸣人就不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