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旅途拾趣7

     
     "鸣人,和你在一起,我很高兴,但是我自己的道路必须得由我自己走下去!"那是佐助告诉他的决定时对鸣人说的话,对于今后的打算,让佐助从此以后抛弃仇恨在这个曾经让他杀亲灭族的木叶生活下去,鸣人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对那家伙来说太残酷了。

     更何况,放弃复仇的佐助,何为忍者?何为村子?何为和平之路?那家伙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思考,不,自己的理想只是一根筋想当火影罢了,但是那家伙不一样,总觉得和历代火影对话之后的佐助考虑的问题更加抽象了,也更加深远了。

      差不多一个月几次都会用仙人模式,去感知对方的存在,算是给自己的自私和奖励,那个人旅行到哪里,查克拉是躁动还是平和,有时候近到大概两三天也许两人都能碰面,有时候相隔远到地球之外,但是无论如何,想着那个人正在努力地实践自己的忍道,给这个世界带来变革,这样想着鸣人觉得自己的这点疲累实在是差的太远,实在没有任何抱怨的必要。
   
     那个时候两个人算是约定了,未来的佐助和未来的自己,到底哪种信念会成功呢,到那个时候,我们再一起切磋切磋,一较高下吧!

    "我等你!"握着拳头放在左胸,鸣人的声音无比坚定自信,"安心去吧!佐助!我一直会在木叶等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我回来了——"对着黑暗说了一声,鸣人走进盥洗室,无论回家多狼狈,至少至少要将自己身上的血迹洗干净之后才能够休息,生活模式早已习惯,桌角第七班的合照摆着,旁边有的铃兰枝叶早已枯萎,现在光秃秃的花盆。

       被热水冲刷的感觉太舒服,放任自己闭着眼睛享受这一刻的安宁,矮小的吊车尾如今已经长成了健硕颀长的身体,小麦色的健康皮肤,身上的肌肉因为常年的战斗变得结实生动,脸上少年时代的稚气已经快要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骏朗成熟的面孔,一头利落的板寸更添果敢和坚毅,花洒不断地冲刷着。

      "抱歉——"不知道这句话对谁而说,只有这一刻,就这一刻,暂时抛却信念和理想,让我能够专心致志,毫无顾忌地思念你……

   
   

  

     ——————————
     "哟!鸣人,这里这里!"小樱招手
      "啊,医疗部现在不忙吗——"
     "忙里偷闲啊混蛋!"
     "啊啊,抱歉抱歉,一乐大叔,豚骨拉面!"屁股一坐下被小樱拉在一边叽歪叽歪。
     "呐呐,井野最近不大对头啊!"一贯的八卦风格
      "啊?!怎么啦?碰到什么事了吗?"鸣人摸着脑袋,一头雾水。
      "恋爱呀恋爱!混蛋!"怪力女捏着拳头咯咯作响,"又被那家伙抢先一步了啊!"
       "最近井野那家伙,口红颜色也换了,发型也换了,还老是换装,偶尔会望着窗外发呆什么的一看就是思慕某人的症状吧!"
      "怪不得小樱你老是找我吃拉面,原来是被人抛弃了吗?啊哈哈哈——"鸣人自嘲地嘀咕
     "啊!小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起来,井野不是和你一样,一直对佐助那家伙——"
      "啊啊,是啊!"小樱泄气的回答
        "这么说来,小樱其实是赢了哦!最先放弃的是井野啊——"
       "啊啊说起来,我怎么一点赢得感觉都没有呢,鸣人!"茶杯映着小樱绿色的瞳孔,小樱喃喃地说,"呐,鸣人,佐助他现在在哪里呢?"
       "谁知道呢?"
       "想见他啊——"
       "我也是——"
       "别放弃啊~混蛋!"
       "我知道——"

   

      豚骨拉面驾到!一乐大叔奉上了慢慢的一乐重磅全家福拉面,鸣人眼睛冒起了星星!
      "啊啊啊啊!一乐大叔你怎么这么偏心啊!"旁边小樱传来了的怒吼!
     "啊?春野大人上次不是说减肥嘛……"一乐大叔好委屈
     "嘛嘛小樱……"鸣人也心虚地安慰着小樱
      吸溜吸溜吃着拉面,两人都没有说话
      "一乐大叔,结账!包括小樱的!"

     "吃得这么快小心得胃病哦"小樱望着自己还剩的大半碗拉面和鸣人空空的海碗。
       "啊,鹿丸那边有些事情要一起处理,赶时间——"
       "顾问的事情吗?"
       "有一些是——还有一些其他的"
      "卡卡西老师不是已经处理了一些了嘛!"望着收拾钱包的鸣人,小樱闷闷地回答,这家伙钱包也换了,之前那个愚蠢的青蛙钱包已经很就没看到,现在鸣人手上拿着是一个黑色的钱包,果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呢
      "难搞吗?"
      "啊?"鸣人不明所以
      "顾问,外交什么的,权术什么的,听起来都好麻烦的样子,难搞吗?"
       "嘛,还好!"
       "最近老是不见你,好不容易出来吃个饭也很匆忙,那帮老家伙应付起来很麻烦吧——"
       "承蒙惠顾,找您五十円!"
       "嗯,谢谢大叔!"鸣人收起零钱起身,边转头笑着,
        "抱歉小樱,最近确实都没有什么时间聚聚,但是,一想到那家伙在外面又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经验啊成长成多么厉害的人物呢!这样想着的话总觉得无论多么麻烦的事情我都绝对!不能输给他啊!"
   
         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年了,周围的大家都是,天天也已经在申请上忍教师资格了,井野似乎已经快要开启人生新的阶段,红老师的小孩儿也要快上小学了,小樱望着眼前侧身笑得飞扬的鸣人,曾经的吊车尾也长成了一个魅力又帅气的男人啊!

       但是那个笑容!小樱放弃似的笑起来,那个笑容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从前一样蠢啊!果然自己也不能这么闲着被两个同伴甩在后面啊混蛋!开始还消沉的春野樱忽然变得元气满满!捏着拳头冲出了一乐拉面!

   ————————

    两个月前,黑暗中的窗台破天荒地第一次迎来了不速之客,那是鸣人内心疲惫挣扎的时候黑暗中见到的曙光,来客庞大的身体落得悄无声息,黑暗中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窗上失眠的鸣人,像极了其主人。

     

       那是一枚勾玉,仅拇指大小,触手寒凉,躺在自己的手心莹莹发光,仿佛那人的温度从遥远的彼方传来。

        "玉就是玉。P.S.这是铃兰的回礼。"模仿着自己的格式,字迹工整秀丽,手指微微发抖,黑暗中鸣人仿佛听见了对方用一贯清冽冷淡的语气对自己说。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