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旅途拾趣4


         “15,16,17——一共19具尸体,后续处理小组跟上了,鸣人,我们走吧!”说着佐井已经骑上了泼墨鹰,后者瞪着地上的尸体没有动。

     “鸣人!赶快!”佐井不耐烦地催促。

    后者没有说话,径直一翻身跨上了鹰背,两人一起飞走了。

      ————————
     半年前由田之国之后,鸣人开始接触普通任务之外的命令和指示,要说是偶然的话倒不如说是顺理成章的契机,一个村庄被淹埋在了山体之下,风传是为了掩饰某种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但是这也是别国的内政和指令,所以第七班和十班在将事情刚刚调查浮于水面之时便因为不能干涉别国内政而被卡卡西紧急召回。
   
       “342人啊老师!——342人死了啊!剩下的500多人几乎全靠佐助一个人救回来了啊——但是现在全部都被分散开来被派遣到不同的村子里面去,他们大多数都是小孩子的说,要不是佐助——要不是佐助他们会一起一起全部被大山给埋掉!”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明明是自己的子民不是吗?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子民做这种事——将基地建在那种隐秘的地方!田之国那帮出帮畜生!!!他们明明只是农民的说,什么都不会的农民啊!——” 鸣人的拳头捏的死紧,面容因为愤怒而扭曲。
       “那帮高层的畜生把人命都当成什么了啊!混蛋嘚吧!”

      “鸣人!”卡卡西也很无奈

      “那帮小孩子在我们去了都超超超有信心啊!一脸天真地对着已经提前离开的佐助叔叔佐助叔叔地叫个不停啊,对待他们的增援也是,对待他们的国家也是,一脸憧憬和感谢啊,说些什么他们没有被抛弃什么的!但是他们哪里知道他们一开始就是被抛弃了的说,一开始他们就一丁点儿都没被那群所谓高层领导纳入考虑氛围的说,卡卡西老师,这种事情,我们要怎么对那些即将被遣散各地的小孩子说啊!”

      “那你要我们怎么样做?!鸣人!”鹿丸的声音响起来,“难道要我们集结兵力以以一个不知名的秘密实验借口为名进攻田之国吗?!还是散出消息告诉那些幸存者们,本来他们就已经被国家抛弃的弃子只是好运被一个曾经的叛忍好心才捡回一条命?!让听到这样事实真相的孩子们抱着仇恨和怨怼生存长大,然后再去敌对他们的国家吗?!”
  
      “世上的事情总不能事事尽如人意,就算是神也有不无可奈何之时,鸣人!但是我已经和他国的领导通过对话了,只能尽量施压让他们妥善安置,现在已经是对现实能做出我认为比较合理的处理了!所以在那之前,你就只能忍耐,鸣人!不只是你,鹿丸,大家,我自己都已经在忍耐了!”卡卡西罕见地收起了死鱼眼,郑重其事地鸣人说。

          “但是鸣人!我答应过你,我在期间,至少——至少木叶,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
     鸣人想起了佐助离开三个月后第一次给他写的信:

      “佐助!现在到哪里了?伤口还痛吗?顺便说一句,清楚你实力的我绝对没有担心你这家伙的说!那个伤药什么的是小樱哭着求我带给你的哦说是可以减轻幻肢痛,所以你这家伙可要满怀感激的谢过本大爷——和小樱啊!,话说啊,就是那个的说——今天和鹿丸不小心听到了卡卡西老师和高层的老头子老太太之间的会谈嘚吧,貌似那群老家伙对佐助你的离开不怎么满意的说,说是宇智波的写轮眼是木叶重要的财产什么的既然木叶不能为所用那还是趁早抹去存在什么的,你猜你猜卡卡西老师怎么回答嘚吧?!!”

       
       昏暗的会议室

       “那个啊——”卡卡西将手上的行动资料往前一推,
   
     “说起来,在坐几位都已经百岁高龄了吧,我呢,非常感激为了木叶劳费心机了大半辈子的大家,但是像这个样子在现任火影面前说些什么暗杀他最心爱的弟子什么的,倚老卖老也要有个限度啊,小心——”

       平日里无神的死鱼眼刹那杀气四溢
     
      “——会被杀哦”

       本来要在卡卡西这个新任火影面前摆谱来个下马威的,眼前这个男人语气还是那么漫不经心,但是在座的顾问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和杀气!木叶白牙!一个名字同时浮现在了他们的脑中,眼前这个男人散发出来的是比当年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木叶白牙更具有威慑力!

       “嘛——现在忍者大战也打完了,也该是时候请各位退休回家休息休息喝喝茶逗逗孙子,安享晚年了吧,木叶的退休金可是相当客观哦!各位真的不用考虑一下吗?!”

      
      一时之间会议室内竟无人敢发出抗议,噤若寒蝉!

      “那么——”卡卡西的眼睛突然弯起来,众人感到凝聚在周身的压迫感骤然消失了.

      “我们直接进入下一个议题吧,就是对于根这个组织的存在是否有必要完全彻底清除然后重新收编暗部呢?请在做诸位谈谈各自的意见吧——”

    “佐助”鸣人的鬼画符大字写得信纸又快满了,“在那之后根就被取消了啊,大部分被编入了暗部,但是也有部分家伙因为不服编制而直接被抹杀了这比较无奈,之后有两位顾问以病休为名无限期告假,鹿丸那家伙说连他老爹鹿久都忌惮头疼的顾问老家伙们直接就被卡卡西老师给震慑住了啊,所以平时看卡卡西老师漫不经心无精打采的样子结果内里竟出乎意料的铁血啊佐助!那家伙在我们面前真的有这么恐怖吗?你见过这样的卡卡西吗?嘚吧却又觉得这样的卡卡西老师简直是超超超超超超超超帅的说!”

——————
       火影室的门被鹿丸推开,如料看到了现任六代目在摸鱼——

      “卡卡西老师,我提议让鸣人接替一段时间暗部——”鹿丸没有废话,开门见山。

       “那家伙——”

      “我明白你的意思,鹿丸,差不多也是该鸣人接触这一类东西了……”

     “就像有白天就有黑夜,这些灰色地带,阴暗面鸣人迟早都是要去面对和处理的,与其让那些东西在他以后突然涌入无法无所适从倒不如如今让他慢慢地接触——听起来很残忍但是尽早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对于他的火影生涯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差不多也是时候了——”

     “我也是这个意思——”

        
         ————————

         在那之后的半年,佐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收到鸣人的来信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