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旅途拾趣

         再次收到那个人的来信是在十个月后,此时热带雨林里的阵雨已经停歇,阳光透过了,一道道光线透过了鲜翠欲滴的树叶星星点点地打在头上的阔叶上,阔叶下面因为阳光的原因形成一圈一圈绿色的光晕笼罩周围,滴答滴答,顺着阔叶的纹路,残余的雨水不紧不慢地眷恋般缓缓滴下,落到树干上厚厚的青苔里,再慢慢浸润。

      远处传来鹰的尖啸,佐助微微地抬头将手腕递了出去,远处的灵隼盘旋着朝着主人靠近,带起一阵阵威风周围带着水滴的树叶微微摇动,抖落一片碎雨停在了主人的腕上,佐助先是微微皱眉像是灵物调皮的不满,但是看到鹰爪上熟悉的信筒,秀眉随即舒展开来,鹰隼见到主人模样甚是腼腆可爱,便将头伸过去蹭蹭佐助鬓边的黑发撒娇,头上阔叶雨水点点,一主一宠叶下亲昵叙旧,密林周围越发静谧而安稳.

       “佐助,展信好!前前后后给你写了十几封信没一封回,本大爷都快怀疑你的灵鹰迷路了的说!”
   
       佐助见信第一句就是责怪自己的通灵兽,将眼神压了压,幽泉般漆黑的眼眸望了望停在肩上的鹰,鹰凑过头去看看佐助手上的信笺,当然完全不明白自己刚刚被人责怪了,摆摆头又一脸蒙圈地歪着脑袋一双迷茫的大眼睛望向佐助,一大一小乌溜溜的两双大眼睛就这样无辜地对望了。

         “身体康健可否,樱那家伙一天到晚念叨着你啊,结印什么的完全没问题的吧!我可是完全没有担心你的说!我的左手义肢上周已经开始接上了,现在正在适应期,果然是初代的细胞啊,挺傲娇的不怎么听使唤的说,所以卡卡西老师最近给我排了好多任务让我尽快磨合!呐,等我的义肢完全适应了后,咱俩切磋一下吧!我可真是期待啊佐助!P.S.你家的铃兰上次被我浇多了水差点死掉了抱歉~~~!”
  
       话太多了,字太大了,纸太小了,望着信里最后挤进去污成一堆完全看不出来笔者写的什么鬼画符,佐助最后还是信纸仔细卷起来,封好蜡,做成丸塞进一个小小的纸筒,里面大大小小的纸丸已经盖过了底。
 
       滴答~忽然鼻尖一凉,佐助抬起头,发现头上的大片的阔叶被鹰啄除了一个洞,残留的雨水珠儿就着这个小洞滴……嗒……滴下来,落到了他的鼻尖,再顺着鼻翼滚着滚着调皮地落到了他的前襟,埋进了他的锁骨……

       该启程了佐助心里这样想着,抬头望向头上碧空如洗,通灵鹰心有灵犀一样,呼啦啦拍打着翅膀,离弦的箭一样冲开了密林复而又冲上了蓝天!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