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here(13)

      Steve推开半掩的房门,Bucky盘着腿正坐在床头收拾他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武器,抬起眼发现是Steve,眼里的警觉还未完全褪去,又耷拉着眼皮继续给给刀刃抛光.
    
    Steve皱了皱眉头,看来冬日战士除了玩儿命,似乎只剩下给自己的武器上油这一个嗜好了.

    " 想出去看看吗?"踌躇了一下,Steve最终还是开了口.
   
  后者听到,疑惑地抬起头,给了Steve一个询问的眼神.
 
   "你知道,就是——出去——大街上——走走什么的"Steve想了想形容词,最终不知道如何描述.
 
    "我们可以吗,可你的长官不是说要保持低调吗?"Bucky开口了
  
    "为什么不呢?"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冬日战士的面容似乎从未真正暴露在纽约市民面前暴露过.Bucky摊摊手.
  
    可是Steve不一样,一个偶像级别的英雄人物,称得上家喻户晓,更别说纽约大战之后,几乎全纽约的人民都认识美国队长这一张正义十足俊脸,一顶棒球帽可不能遮住什么.
 
     Steve望了望侧面镜子里的自己又望了望盘坐在床上面前一堆武器的Bucky,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我们想想办法"Steve示意Bucky停下.





——————
       Nat和Wanda倨傲地坐在沙发上,二郎腿高高翘起,带着审视的目光,抬高了下巴似笑非笑像是接受众臣膜拜的的女王.
  
     "你选哪一个,金发的?还是棕发的?"Nat挑了挑眉,伸了伸指头,朱唇轻启.
    
     Wanda摇摇头,瞥瞥嘴,"我到无所谓,随他们",说着伸手一指面前的Steve和Bucky,后者给了Steve一个"这不是一个好主意"的眼神.

    "那我选金发美人儿!"Nat收好腿脚,轻巧翻身而起,拉着Steve率先进入了房间.

     留下当场一愣一愣的Bucky和笑意莫名的Wanda.

      黑寡妇出品,必属精品,发色是最好改变的,难的是胡子,Steve正襟危坐,Nat大大的眼睛笑的时候像只波斯猫,而当她认真盯着你的时候,她那漂亮的眼睛看起来和那些丛林里的母豹子没两样,里面带着深深的征服欲,摄人心魄.
  
   Steve不敢和这样的眼睛对视良久,只能转动眼珠望向头上的天花板,某种程度上Nat和Bucky的眼睛很像,带有某种动物的侵略和诱惑.
  
   "快好了,Cap"Nat的气息扑打在Steve的脸上,暧昧而尴尬,Steve不自在地动了动.
  
   "不要动Cap"Nat严肃地警告,手上的胡子停下来,Steve只能吞吞口水,保持不动.

      "Goooood.  b-o-y——"Nat故意压低了沉沙哑的声音,嘴角挑起一抹魅惑的笑意.
  
    "放心吧,Cap,只是一点点的改变——"

     相对于Steve改变标志性的金发,Bucky这边好处理的多,毕竟冬日战士的存在只是一个传说,真正认识冬日战士的这世上并无几人.

     一件黑色长袖T恤也办个很好地掩饰他的机械臂,外加一件夹克外套就好了.
    
   Wanda只是将他多余的胡子刮掉,然后将他棕色的头发随意地绑在脑后,鬓边几缕稍短弯曲的头发就调皮地随意地搭在脸庞,刀刻一样的眉眼,深邃琥珀一样的绿色眼珠,线条优美的嘴唇自然地向上翘起,Bucky原本俊俏秀气的脸蛋从冬日战士披散的长发当中显露出来,面目不羁又英俊,风流倜傥!

       Wanda望着身前高大的Bucky,笑着后退两步,眼神透露着难以置信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就是冬日幽灵酷寒战士,只是一丁点儿的改变能让这个男人和冬日战士形成强大的反差.

      "哇哦,Bucky,你这样看起来可真他妈的辣!"Wanda脱口而出.
  
   "注意言辞,young lady"Bucky给对方一个嗔怪的眼神,笑着说.

      "哦,拜托,我已经20岁了,Bucky,你教我谈恋爱的知,还记得吗?!"

     "什么?"Bucky难以置信"我只是叫你写个信而已!"

      Wanda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你知道的,关于教坏小孩这一项——"

       "哦,该死的,我是叫你如何礼貌地拒绝男人的好意,可没有教你怎么谈恋爱!"

      "哦,拜托,我知道冬日战士有时候很害羞,但是——我是个出色的学员不是吗?"Wanda一脸厚脸皮.

      Bucky放弃地摸摸Wanda的头,将她一头的秀发搅得乱蓬蓬的.

      "拜托,Bucky,你可别跟Steve说这些,"Wanda给了Bucky一个可怜的小狗眼神"你知道的,他一向对——"

      "保护过度——"Bucky撇嘴,认同似地点点头,他一向这样儿,
 
      "对!"Wanda跳跳地挽着Bucky的脖子,小狗眼神可怜卖萌全开"求你了——"

        Bucky一向对撒娇的小姐没有任何抵抗力,只能举起双手笑着投降,"但是答应我,记得保护自己,小姐,知道吗?"
  
     Bucky后面这句说的表情非常严肃.吓得小姑娘直吐舌头.

——————
        被黑寡妇和绯红女巫稍加改造之后的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就这样被推攘站在彼此面前,对于把这世上最辣的两个男人推出去一起约会而不是自己和对面的女孩儿分别将他俩生吞活剥了,Nat对这点感到非常的不爽!

       "哦,hell,Nat girl!"冬日战士露出惊讶的神情,  "你他妈对美国队长做了什么?!——"
  
     站在他面前的美国队长那一头标志性的金发被Nat弄成了黑棕色,这不是最糟的,让Bucky吃惊的是Steve那一脸的络腮胡,胡须不长仅仅隐约盖住脸庞,毛茸茸地像只熟透的桃子!
   
      衣服仍是他平时沙色的工装裤,白色T恤."只是稍稍染了下发色,然后,你知道,我一直有恶趣味想看看Steve那漂亮光滑的脸蛋上长点胡子会是什么样子——"Nat理直气壮地说.

    "你觉得怎么样,Bucky"Steve有些忐忑地询问Steve,
    
      "Well"Bucky一时之间找不出话语形容,只能用一个十分复杂的表情望着Steve,
   
    "你知道的Steve,这可非常——非常——"哦,上帝啊,他真他妈找不出任何形容词!Bucky放弃了!

       "有那么糟吗"Steve皱着眉头,让本来毛茸茸的脸庞看上去毛发覆盖率更加广.

     "不不不,Steve,我只是没有见过你蓄胡子的样子,这——其实——挺别致的!"Bucky看着Steve泄气的样子有些可怜

       "别致?!"Steve的眼神直直地望着Bucky。

       "嗯,是别致——"Bucky摸摸咂了咂嘴巴,在Nat快要按下袖箭机关的时候乖乖闭了嘴.
  
      "相信我,全世界都知道美国队长长什么样儿,只能稍加掩饰一下他那正义十足的漂亮脸蛋儿,他这样出去只能让人觉得这是某个三流的好莱坞明星秘密出游而已,不会带来任何影响,你知道的,低调,低调是我们现在行事的最高原则.所以各位还有任何问题吗?!"
     
      说完,Natasha的漂亮脑袋里已经想了十二种方法给面前这两个不知好歹的队友一点点教训.
   
     Bucky和Steve头如捣蒜般点点头.
    
     "黑寡妇出品,必属精品!"Wanda甚至握着小拳头小声喊起了口号!
      



——————

        所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毛茸茸的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暂别拯救地球的事业,就这样混迹在了布鲁克林的热闹街头普通芸芸众生当中.

        "Bucky,快点儿!"14岁的Steve奔跑在前面,不耐烦地催促着后面懒洋洋磨磨蹭蹭的Bucky

       "来了来了,Steve,汤姆生先生又不会搬走!"
   
       Bucky一副没睡醒的节奏一边抱怨,跑在前面的Steve不理他,跑在前面,直接钻进了街角的书屋.
   
   68街的汤姆生先生是个鳏夫,自己在街角开了一个书店,除开学校,Steve一半的知识来源于这个破旧的毫不起眼的汤姆生书店,汤姆生先生是个古怪又和蔼的小老头,花白的大胡子加上厚厚的眼镜,总让人怀疑他兼职圣诞老人,平时他总是举着他那拐杖驱赶那些在店里调皮捣蛋的混孩子.

      "Steve boy,你能帮我看着店的话,代价是这里的书你可以随便翻一本阅览,我得去后台打个盹儿,昨晚的《世界战争史》翻译的太晚了——"

     "先生,我乐意之至!"Steve高兴地回答,这似乎成了他和那个老头之间的默契.

     Steve和Bucky望着面前的店铺,依稀可变这块地方就是以前的汤姆生书店.

       "well,Steve你可以稍微宽心点,至少——大致上——可能,我们还是可以称得上这还一个书店——"

      "谢谢你的安慰,Bucky,那可帮了我不少忙!"说着

       Steve和Bucky钻了进去,汤姆生先生早已不在,现在看店的是一个14岁的纹身小鬼,耳朵上和嘴上,鼻子上好多个钉子,花花绿绿的棒球帽歪戴着,耳朵里听着不知道什么节奏的乱哄哄的音乐,嘴里跟着哼哼,店铺里面有些唱片,画报和漫画什么的,Steve和Bucky钻进店里,打量着,里面居然也有些古董的玩意儿,像是二战的香烟画报或者是一两张旧的唱片什么的,不去评判守店的小鬼,Steve觉得店铺的主人还是有些品味.

      "哦,Steve,看这个!"Bucky慵懒声音带着笑意,"我们来看看这个,美国队长漫画,哈,你当总统了——"

      "什么玩意儿?!"Steve放下手中的老古董,凑过去,看到美国队长的漫画成册成册地摆在那里,Bucky随手拿了一本,胡乱地翻着,一边笑着戏谑着Steve,一边吹着口哨叫着"看来以后得改口叫你美国总统了,哈哈!"
  
     Steve笑着赶上前来,想要夺过来看看漫画里面美国队长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迹!

       "嘿嘿!大叔!小心点儿!"纹身的小鬼突然招呼过来,     "大叔,可得小心点儿!这可是限量版!"

      空气大概沉默了5秒

      "小心点儿!大.叔.!"Steve笑着望着Bucky,说着就要抢到漫画.
   
  .  ."我觉得他说的是你,大.叔.,你瞧你那可笑的大胡子!"Bucky不满地反驳,一个反手将漫画送到身后.

      "嗨,说你们两个呢,大叔们,"那小鬼又一次提高了声音,"你们手中的那一期《美国队长》可是限量版,现在Ebay上已经叫到了2000美金!所以——你们要买吗,还是要怎样?"

        "我真讨厌现在的小鬼!"Bucky骂骂咧咧地出了店门,感叹如今世风日下.
   
       "考虑到你我如今已经90七八岁,那个小鬼叫我们大叔没叫老头儿们已经算是已经尊重了Bucky!"Steve笑着拍拍气鼓鼓的Bucky.
  
     "再说一次!Steve,他说的是你,都怪你那愚蠢的胡子!"Bucky甩开Steve,继续假装十分生气.

     "Well,你知道"走在前面的Steve转头笑着

     "我已经有些习惯上它了!"




——————

        "嘿!巴士来了,"随着叮叮叮的铃声,敞篷观光巴士缓缓启动,跑在前面的Bucky招呼Steve赶快!

      终于,Steve和Bucky在最后一秒跳上巴士,两个大个子左转右拐唐突地碰到不少人,两人左右不停滴说着抱歉,打扰之类的话,很显然,看在两张漂亮的脸蛋儿上面,他们被大多数人原谅,终于找到最后面的位置坐下来.

      屁股刚着座位,Bucky不动声色,"嘿!Steve,你有零钱吗?"
    
     "哦,抱歉,貌似没有零钱!"Steve恍然大悟,左右拍拍自己的裤袋.
  
      "嗯,那可是真太他妈棒了,再一次!…"Bucky粗生粗气地回答,样子很生气.

        "这不能怪我,哥们儿,是你硬拉着我跳上来的!"我们原本可以打的士,Steve委屈地回答.

      "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我他妈就不记得我们乘车什么时候付过钱!"

        两人一边用眼神在车上来回瞄来瞄去吵着架,一边对着前面转头好奇转头的乘客尴尬地回笑.

      好在下一站绿荫公墓很快就到了,两个大个子再次,磕磕碰碰地在众人好奇和司机杀人的眼刀当中不好意思跳下了巴士.

    "长官!真的抱歉!"Steve扬着脖子朝着绝尘而去的巴士司机诚恳地大声地道歉.

    "我们下次一定不会了!长官——"
   
    

——————

         绿荫公墓如今看起来更像是个旅游胜地,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此聚集,池塘里面黑白天鹅相互追逐,圣母和天使同人们一起,不远处有流浪艺人在小提琴演奏.
  
      Steve和Bucky凭着记忆,在里面左右穿梭,这里有无数政治家艺术家安息,也有籍籍无名之辈长眠,人类生来高低有别,只有死后灵魂平等,Steve和Bucky在灌木丛林深处,找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Sarah Rogers. 1899-1930,长眠于此"
      "Stan Rogers.1892-1925,美国战士——"

       墓碑已经模糊不可辨认,青苔已经爬满了墓碑,但是Steve眼里仍是多年前墓碑新刻的样子,他低着头站在那一笼草丛当中.

        "Hello Sarah"Bucky剪短地打了个招呼.

        "Thank you mom——"Steve对着自己的母亲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

        "谢谢你,把他带回到我的身边,母亲!"Steve在心里对着对面的Sarah说.

       "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退出灌木丛的Bucky对着Steve说

      Steve点点头望了望周围 "我也觉得不错,你知道,死后能呆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
    
     "Steve——"Bucky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说

      "Bucky——"Steve笑笑,"你知道,我曾经一度觉得自己连这点奢望都——"
    
        有艺术学生一样的年轻人上前来他们打招呼发给他们周四草地音乐会的小册子
    
    "下午四点有野餐,我们欢迎各类艺术爱好者前来参加,"年轻人推推厚厚的眼镜,做着详细的节目介绍,

       望了望Bucky和Steve继续说

     "当然也欢迎各种信仰,各种——性向的同好者,你知道,艺术对爱全人类是平等的"
     
          Steve微微笑着报以感激.
    
          "人人爱而平等"Steve郑重其事地回答.

——————

        从绿荫公墓出来Steve和Bucky不停地四处游荡,布鲁克林其实没有怎么变,大的格局上

       Steve仍旧能准确地找出他曾经在哪个路口等着一起上学的Bucky,能准确地指出Bucky在个路灯下第一次偷吻姑娘,在哪一条巷子Bucky胖揍了隔壁街的街头小混混,每过一条街道,路过一个路口他都能准确地回忆起bucky在这条街上做了什么事情,然后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着自己.

      Bucky虽然有些记忆,但是经过多次洗脑,对于布鲁克林的记忆已经有些许模糊,就只能跟着Steve,任由Steve领着自己,钻过那些小巷子,像自己描述当初自己和Steve的种种, 一切恍如昨日重现,他惊叹于Steve对于这一切有着精准记忆,像是已经重游故地好几十遍.

      "你回来好多次这里呢"Bucky一边游荡一边问,脑子里浮现Steve独自徘徊在这些街头的画面.

       "没有"Steve回答的很干脆.
  
      "一次都没有?"Bucky皱了皱眉头,有些意外.

     "是的,一次都没有"Steve回答的理所当然.

      Bucky就这样站在稍后方,望着Steve神色复杂.

      觉察到异样的Steve转头,看清Bucky的脸色,知道他为什么困惑,只能解释
  
      "只有一次,那是我第一次醒来,我跑出了监控室,奔向街头,发现我望着一样的街道,不一样的人,然后Nick Fury告诉我我睡了70年,错过了二战胜利,Bucky,但是我发现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

       "是的,毫无意义,我想,如果你没在我身边,那么对于我来说,沉睡70年醒来和沉睡200年醒来毫无分别,我是在布鲁克林醒来还是在伦敦街头醒来,追逐过去或是未来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
     
     甚至于在我每次忽略降落伞,独自由半空中的每次自由坠落的时候,我也想着如若我坠入的是天堂或是地狱,对于失去一切的Steve Rogers来说,也都毫无分别.

      
      Bucky望着Steve,两人之间隔了两步距离.

       "我很抱歉,Steve,让你独自面对那些——那些孤独——"Bucky不知道怎样去安慰面前的男人,面对女孩儿,Bucky总风趣幽默,滔滔不绝,女孩儿面对Bucky永远也不感觉到闷,因为Bucky有张美妙的嘴,从他嘴里能吐露出世上最美好的溢美之词.

       但是面对Steve,Bucky总是词穷的那个,也总是被动的接受的那个,有时候他恨死了Steve那该死的主动和坦然,那样坦然地挨揍,那样坦然地上战场,即使在最敏感的时代,他仍然那样坦然毫不加掩饰地用爱慕的眼神望着自己,那样毫无保留的Steve总是Bucky招架不住,理屈词穷,最后缴械投降.
  
    比如他现在,应当用什么样的表情去迎接Steve望着自己的表情呢.

       "但是你回来了不是吗,"Steve望着Bucky,眼里闪着神采,他有些不好意思,停了一下,然后笃定地继续说,
   
      "但是你回到我身边了,Bucky,然后,事情起了变化,你知道,我觉得,这一切对我来说又重新变得有意义了——"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