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 here(11)


     1942年 演习 英格兰

     "我应该亲吻Steve的"他心里第十一次这么对自己说.
  
     107步兵团中士Bucky Barnes 匍匐在地,大腿和地上的腐叶淤泥已经冻在一起,他已经埋伏在这小树林里三个小时等待伏击路过的敌军,全身冻得像只冰棍儿,他眨了眨眼睛证明自己的眼球还能转动,确保能在敌军出现时及时取对方的向上人头,唯一热乎的是自己的心脏,那里正欢腾地开着小差想着他布鲁克林最好的哥们儿
   
    Bucky有很多次机会亲吻Steve,并且自信地知道Steve对自己抱有同样的想法,每当他们相互对凑在一起用毛巾彼此擦拭被揍的红肿的伤口的时候,或是在灯下和Steve一起翻阅画册的时候,亦或是后者喋喋不休地给自己讲男儿在世报效国家的时候,Bucky总想要凑上前去攫取Steve因不停翻动而变得湿润的双唇.
    
     但是他没有,他总对自己说慢慢来慢慢来哥们儿咱们等着下一次更好的时机.
       Bucky总喜欢想把最好的留到最后.




——————

      1943年 奥地利
    
      德国的黑科技装甲怪物就这样凭空出现在107步兵团面前,所有被它照射到的兄弟身体瞬间变成了蓝色粉末,Bucky第一次见这样的怪玩意儿,诡异又强大,普通的枪炮根本不管用,Bucky觉得伴随着自己的好运气快用到头了.
   
     "我应该亲吻一下Steve的"被钢铁怪物轰晕的瞬间,Bucky那个盘桓无数次的想法再一次地浮现上来.

——————
    





   1943年  意大利

       从博尔扎诺回到意大利的路上,Bucky总在回想Steve穿越火海扑向自己,他转头望了望走在身边的Steve,后者并没有变成血淋淋的骷髅头,面目英挺严肃,目光坚定,一脸正气,在觉察到自己的目光后,转头露出洁白的牙齿在晨曦中朝自己微笑

       Bucky Barnes 扼杀了第十三次想要亲吻Steve的冲动,然后他举起右手在军中号召!
 
     "嘿!兄弟们!让我们为美国队长欢呼吧!"

       当然,如果Steve  Rogers还是那个和姑娘们在舞台上载歌载舞的"美国队长",那么Bucky还是会把握机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推到墙上狠狠地吻他,Bucky这样想.






————————
       战场上叱咤四方的咆哮部队领袖超级战士美国队长面对姑娘们的热情总是坐怀不乱,正气凛然,抱着他总像是抱着一块漂亮的木头,让人不舍放弃却又无可奈何,姑娘们私下猜测可怜的美国队长,是不是他的重要器官在打造过程中被科学家给忘记了还是实验出现了某种让人尴尬的问题.
     又或者是——
     姑娘们恍然大悟张大了眼睛,用粉嫩的双手捂住自己张大的嘴巴阻止口中飙出的词语
      让全世界所有人讳莫如深的词语!
      不会吧!
      远处不时传来一阵阵女孩的哄笑
      







      因为长期担任狙击手的缘故,Bucky永远是队里洞察力最为敏锐的那个,随着时间的推移,Steve看自己的眼神意味越来越明显,空闲的时候经常毫不知觉地就这样盯着自己一整天目光大胆又坦然,遇到危险总是在Bucky反应之前一口气扑向自己死死地抱着自己,队里的兄弟倒是觉得没什么,他们都是只知道扛枪放炮的大兵,一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笨蛋.

       "为什么队长就不能像你们一样给女孩儿们一个梦想成真的机会呢"某天和Lady Miller鬼混之后,Lady Miller意犹未尽地伏在Bucky的胸口在上面画着圆圈,向Bucky娇嗔抱怨
      "外面那些女孩儿为了获得队长的青睐,憧憬又失望,都快打起来了"
      Bucky懒洋洋的吐了口气回答
     "我们军中人都知道,队长对卡特——"

      "哦,看在上帝的份儿上"Lady Miller笑着一巴掌拍向Bucky的胸
 
    "拜托你们放过可怜的卡特吧,少拿人家做借口了,每次队长看你的那小眼神儿,你当我们都是瞎的——"觉察到其中一个当事人就在自己的怀里,Miller乖乖闭了嘴,气氛一时尴尬起来,Bucky随即一笑,装作没听见,翻身压过身下的娇躯

     "在我面前还提着别的男人可是让我非常的伤心的,我的小宝贝儿,告诉我!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Lady Miller阅人无数,一下就看出端倪,或许咆哮部队那帮子人是瞎的,但是整个军队和后方总有人擦亮了双眼,紧张并期待着找出这位新晋的美国黄金男孩的任何瑕疵.
   
      汗水湿了自己的头发和鬓边,几颗随着脸颊流下,Bucky在娇躯身上探索耸动,眼睛一直盯着桌角上唱片机.
 
      创造一个超级英雄过程艰难,但是毁掉一个超级英雄却无比轻易,超级战士也好,普通士兵也好都是被政府制造出来消耗的,和长枪,和炮弹,坦克,军用饼干没什么区别,国家和战争正消耗着美国队长和自己.
     
      Bucky对此并没有什么疑虑或是不满,从自己在征兵表上签上Bucky Buchanan Barnes的大名起,就将这条命交给了国家,枪炮无眼,Bucky每天能见到几百上千人在战争中死去,他一早就就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希望自己和Steve能够同那千百个战士一样,马革裹尸,战死沙场.
     
     对此Bucky没什么好疑虑的.
     
     但是那是Steve,那个布鲁克林来的Steve,那个打架都不知道逃跑的Steve.
   
      Steve没有家,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没有妻子,除了自己没有朋友,Steve什么都没有,在这里他是超级战士是被因为战争而被制造出来的超级武器,在这里别人只在乎超级武器的火力够不够强,损坏了能不能被及时返修.
   ..
   ..在这里没有人真正在乎Steve  Rogers的感情和生死,但是Bucky在乎,超级血清给Steve带来了体格和力量的转变,但是Bucky心里十分清楚,至始至终在乎Steve,能够守着Steve后背的,全世界只有自己,自己才是那个保护者!
     
     

   





——————
     1943年,咆哮部队转战奥地利
   
     摄影师Jeffry被调派正在外面随军采访,Bucky潜进了临时搭建的战地录音室,静静地盯着屏幕上的画面,这些画面正等待着传送给战地后方,成千上万的美国民众等着观看美国队长的实时战报.
      
       这是议员和民众要求的,美国队长在前线打仗,录像被传到后方继续推销国券,同时美国队长作为美国精神的象征极大地鼓舞了处在战争绝望边缘的普罗大众.

      无声的画面上,Steve和Bucky正在相视大笑,Bucky对着记者讲述辗转各地各种突袭当中发生的逸闻趣事的时候,Steve在一旁乖乖地安静地听着,眼神温柔地盯着自己.
     
     Bucky记得当时采访的时候,Jeffry如何耐心地一遍一遍提醒队长看向镜头,每次都是一开始Steve还能乖乖看着镜头,但是几秒钟之后又不由自主地转向自己,流露出那样的神情,在Bucky讲述自己受伤时露出满是心疼的表情,偶尔又被风趣幽默的Bucky逗得哈哈大笑,露出一口闪闪发亮的白牙.
  
     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世上没有人能让美国队长露出那样缱绻温柔的眼神,除了自己.
   
      画面进行到一半, Bucky述说完自己的趣事之后,Steve又伸出左手越过自己的后脑勺搭在自己的右肩上,像是把自己半搂着,右手时不时地拍拍Bucky的胸口,左手搂着Bucky对着镜头大笑,继续讲着自己在战场上的所见所闻,一切自然而然,有时候会不自觉地摩挲Bucky的肩膀,嘴唇凑过来咬着Bucky的耳朵说些什么,然后又是一阵大笑,用漂亮的蓝眼睛闪闪发光地望着自己.

       "哦上帝"" 记者开玩笑着,"是我忘记了还是我们在做战地采访而不是结婚周年采访对吗?队长看镜头——"

        "哈哈,有哪对夫妻能有我的Bucky这么默契呢?"Steve用头靠了靠Bucky的头,更加用力地搂着楼Bucky大笑着跟Jeffry说.

       "哦!少来了!队长!队长看镜头——最后一个问题,是代表大洋彼岸美国后方几十万女孩儿问的,"Jeffry没有在意Steve的玩笑,笑着继续说
       "您喜欢什么样的女士呢,能透露点吗,队长看镜头,人们很担心未来的美国小队长,拜托了至少留给那些梦想成为队长女孩儿的女士们一点念想吧,队长看镜头——"

      然后,Steve的眼神就这样流连在自己最好的朋友兼战友身上,随后给镜头一个羞涩的笑容.

    "抱歉,暂时不发透露,我们还在打仗哩!"拉着Bucky的手退出了镜头

      Bucky低着头矗立在画面面前,久久地凝视着画面里有说有笑的Steve和自己,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不用担心,"女人的声音突然从门口响起,"某些画面我会剪掉再传回去——"
     
      或许自己看得太过入神,不知何时,黑暗中Peggy Carter已经站在自己身体不远处,盯着自己,然后径直走上前来和Bucky一起静静地看着画面,头也没抬,继续说,

       "如果你想要的话,母带会被保留下来,我可以弄给你,毕竟如果——"
       
     "我认为没这个必要."Bucky声音低沉,抿了抿自己干涸的嘴唇,他不确定Peggy有没有听到,然后头也不回潜出了录音棚.

      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战争年代,舆论是鼓舞人心工具,也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他本来想自己亲自毁掉这段录像的.
















————————
      1944年冬   波兰

      剩下的两个九头蛇工厂一个在波兰,一个在捷克边境,咆哮部队刚结束了一场硬战,解决了波兰的那个,不久就要出发啃最后一块骨头,兄弟们逮着难得的机会,都在琴声悠扬酒馆里面喝酒玩牌抱女人,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这些波兰妞儿个个都是尤物,热情又放荡,杜根那群笨蛋抱着姑娘娘们的大腿一刻也不松手.
      
     Steve乘着罅隙带着Bucky放开手上的女孩儿,溜出了酒馆出来透透气.
   
      雪已经停了,皑皑地堆在周围的屋顶上,只有雪水顺着屋檐滴滴答答往下落,刚刚下过一阵小雨,夜空沉闷无星,冰冷异常,空旷潮湿的巷子就Steve和Bucky俩,人们都窝在温暖的酒馆里或是家里,各自都收紧了自己的军大衣,Steve和Bucky在昏黄的路灯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走边聊,聊着聊着大个子Steve就这样停顿在大街的中央,双眼热烈地望着他的兄弟,声音低沉又温柔

      "Bucky,我想,你和我,有些事情——"Steve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但是搭在Bucky肩上的手指微微颤抖出卖了他.

     终于来了,Bucky心底深深叹了口气,知道是时候把事情掰回正轨的时候了.

      "嘿,Steve!"Bucky缩了缩脖子,不着痕迹地快速向前走几步,然后转身,对着Steve笑
  
   "你有想过未来吗,Steve!"
    
    "未来?"Steve皱皱眉头

     "对,未来,哥们儿,不要说你没有想过,我可了解你的!"
      Steve点点头,不可否认,近几个月盟军这边频频捷报,让自己对于战争多少有些乐观,Steve是个务实的军人,几乎从不会设想,但是面对Bucky有时候自己也会迷迷糊糊地想若是能撑过战后,那么自己和Bucky——

      "我说这仗总不会一直打下去的对吧?"Bucky边说边保持面对面Steve的姿势后退着前进,
   
      Steve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如真有那么一天,他想和Bucky——
   
     "嘿,哥们儿,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你可以随便嘲笑我的不切实际?"Bucky笑着说
    
    Steve摇了摇头笑着说,"不!Bucky我永远不会嘲笑你,"

     Bucky点了点头,抬头望了望昏黄的路灯

     "Connie给我写信了"
  
      "什么?谁?"
     
     "Connie Brighman,还记得吗,我们最后一次去康尼岛上玩儿的时候,黑头发那个——"
   
     "哦,Connie,我记得,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对就是她!"
    
      "她写信给我了,她仍然还在等我,Steve,信里她说她会一直等下去,等战争结束,Steve!"

    "  ——"
    " Steve?"

      Steve有些发愣
     "但是你自己说的,她脸大,她的脸大到三张镜子都装不下——"Steve还笑着说,
    。"抱歉,我不是说她不好看,她很好看,眼睛很大,但是,Bucky,"
       Steve的笑容淡下来,
  
      "但是Bucky,你爱她吗?你爱人家吗?我是说LOVE!"
   
    "我当然爱她,Steve,我都想好了如果有一天我回布鲁克林要和她求婚了,事实上,"Bucky抓了抓脑袋
  
   "我知道这有些自私和不负责任,但是,事实上我在给她的回信上都已经向她求婚了!"
  






      也许需要时间咀嚼反应,Steve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久到,一大块雪团从不远处屋顶坠落,发出沉闷的声响.
       "看来我们的Barnes中士将他速战速决的本事带到爱情上了!"Steve讪讪地揶揄,就这样看着后退的Bucky

     "我认真的,Steve!你也可以给自己找个女孩儿,"Bucky指了指远处仍然热闹的酒馆."不是那些女孩儿,是真正的好女孩——"

     "那些见过你的女孩儿都恨不得把你给吞了!挑一个吧,身为高级军官总不能一直跟着这些大兵瞎混着,哥们儿,你值得值得更好的!"Bucky摆正了姿势,听起来很严肃.
 
      "是吗?"Steve意味不明地看着Bucky,"那我们的Barnes中士认为谁才配做我们美国队长的女孩儿呢?!"

      Steve认为自己已经把自己想要的意思传达得更加明显了,通过每一次的眼神,每一次亲昵的问候,每一个了然的笑容,事实上他是Bucky,那个从三岁起就认识自己的Bucky,全世界都可以不了解自己,但是那个Bucky没有理由不了解自己,没有理由不了解自己的感情意图,他跨前两步,想要借着昏黄的路灯阴影下Bucky的面容,唯独他不可以.

   "我们在打仗,Steve!"Bucky知道Steve要干什么,只是冷静地后退.

    "是的,Bucky我们在打仗!"

    "战场让人迷惑,孤独让人迷惑,Steve,"Bucky的声音响起,"日子久了让你觉得这个世界只有战场让你感觉存在只有我让你感觉存在,有时候让你看不清真实的生活和世界是什么样子,Steve,"
    "过去的26年里,这个世界欠你,Steve,他给你早逝的父母,给你窘迫的生活,给你残破的身体,给你孤独的生活,Steve,世界对你那么残酷而你理所当然地全部照收,独自承受,"
  
  "我没有独自承受,Bucky,我有你!"

    "你.只.有.我!但是这是不对的,Steve!当一个人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根到稻草就是他的全部,但是这是不对的!Steve——"
  
     "Bucky,"Steve的心有些疼痛起来,
   
    "你不是什么稻草,Bucky,你是我在这世上所有的牵挂跟感情,你是我在这个糟糕的世上所拥有的唯一美好的事情,你明白的! Bucky!你是我仍然守护和爱护这个世界的唯一理由,从小到大,你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你让我在你身上看到这个世界不只有贫穷饥饿,还有面包和鲜花;不只有打架斗殴,还有帮助和扶持;不止有嘲笑和辱骂,还有善良和欣赏!  Bucky!所以当这个世界陷入了战争我那么想要去保护这个世界! Bucky,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我怎么样对你!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Steve想过无数次怎么样对Bucky诉说表白,但他每次都因为普通词语不够表达自己的感情而词穷懊恼,但是如今他发现,其实只要顺应自己心的流动,那些表白的话语就像有生命一样,自动地自动地从自己的心里嘴里倾泻而出——
 
     "我撒谎了Bucky!"Steve抬手阻止Bucky说话,
   
     "一年前你在博尔扎诺问我,血清会让我疼痛吗,我对你撒谎了,不是有一点疼,事实上它很疼,Bucky,它让我的细胞一个个急剧生长变大,硬生生撑开了我的血肉,撑开了我的筋膜,撑开了我的骨骼,让我感觉身体被生生撕裂再重新缝好,初期每次细胞新陈代谢都让我死去又活过来一次,但是每次当我看到你,看到你的笑容,意识到我和你一起在战场上共同杀敌,你就在我身边,那些所有的疼痛都会像魔法消失不见,Bucky!求你,我只有你——"
    
     区区几句表白,却像是用尽了超级战士的所有能量和力气,他伸出手想要够着他的兄弟——

  
      "但是你已经变得更好了!"Bucky背着灯光,走向Steve,结结实实地抱着Steve,他觉得自己此时从未如此清醒过.
      "但是你已经是一个更加好的人了,Steve,看看你自己,你已经是一个更好的人,上帝把前26年欠你的人生全部还回来了,Steve,除了我,上帝给了你更多的东西了,你有了自己的部队因为你值得,你的人生不只有Bucky,不只有战争,不只有命令,那么多年来这个世界欠你一切美好的东西,"Bucky用拳头顶着Steve的胸口,
     
       "现在是时候打开你的胸怀让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涌进来了Steve,,为什么不尝试着超越Bucky一下的世界,去用更多的方式,在更大更广阔的地方,生活是你的,Steve,毫无疑问我会会用尽我的一生在你身边为你战斗,守护你,看着你的后背,直到时之终结,记得吗?,只是,我的陪伴的方式会不一样,我的整个生命都是你的,Steve,但是你的生命不该只有我,或许布鲁克林的Steve只有Bucky,但是如今的Steve Rogers应该要得到更多,他值得更加好的,"
      
       Bucky又想起军中之外那些关于美国队长那些不能宣诸于口的舆论和谣言,不,一点儿门儿都没有!Bucky坚定地拥抱着Steve
    
     "我敢保证,哥们儿,如果我们有幸挨过这场仗,"
   
      Bucky不确定自己挨不挨得过,但是他无比确信Steve一定会坚持到最后!
   
    "虽然这听起来很愚蠢,但是Steve,相信你自己! 你会有一个闪闪发光的未来的,因为我他妈就是相信你的!Steve Rogers! 你将名垂青史,你将功成名就,战后你将巡回各地演讲,就像亚伯罕林肯那样,你将是美国战争历史上的丰碑,人们会为你编书立著,将你的蠢样儿印在教科书上,会为你建造蜡像立在博物馆,你的精神将会流传百年,供世人瞻仰,你将会同领袖英雄共进晚餐,将会同善解人意之人喜结良缘,然后生一堆美国小队长整日整夜地陪伴着你,那些曾经的窘迫与孤独将从此不在,那些恶意和流言将永远远离,你值得这样甚至更好的人生Steve! 而我Bucky Barnes ,你来自布鲁克林的最好的朋友,我会一直这样守着你,看着你,有朝一日你百年终老,我将为你扶棂抬棺,"
   

       Steve就就看着Bucky在这寒冷漆黑的波兰山间小镇,在破旧浑黄的路灯下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热烈地描述着自己的未来
  
      世上没有一个伟人有过一个同性伴侣,美国队长的盾牌从来干净无暇!
   
      没人能将它蒙尘!

      "Steve,Please!承诺我,选个女孩儿吧,享受下真正的爱情,让我们把那些有的没的感情放在一边,好好打赢这场仗,然后敞开胸怀去迎接更好的世界和未来,为了你自己奋斗享受正常美好的人生,好吗?"
  

 
       "所以,这就是你希望的吗?"Steve松了松抱着Bucky的手臂,将自己同他分开,望着Bucky的眼睛,"所以这是你希望的吗,我的Bucky?"

     如果硬要说曾经槽糕的生活教会了Steve什么,那么一定是坚持,对于所认定之事的坚持,无论是曾经的羸弱之躯还是如今是超级战士,Steve Rogers在不该让步的时候从不妥协,就算全世界都告诉他错的事情是对的,坚持的东西是该放弃的,他仍然牢牢坚守.

    "求你Bucky!"Steve眼神充满了请求,"这件事不同以往任何一件事,一件东西,如果我一人能坚持下去你知道我会的!但是唯独这件事情,我需要你和我一样坚持Bucky!"
  

       如果只是一件东西,一项原则,他无比确定自己最终将会得到,但是超级战士也有感情,感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选个女孩儿,享受美好的爱情,和美国队长共享正常美好的人生,这就是 Bucky Barnes 中士的期望吗,求你,告诉我,你知道只要是你所求我一定会答应你去争取!"

       因为如果这就是你所期望的Bucky,那么我就会去争取.Steve有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决断,想到就坚持毫无疑问,但是唯独这件事,Bucky,如果这就是你期望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无法规划别人的人生,但是,是的,Steve,这就是我心中Steve应该享有的生活."
     
     Bucky站直自己的身体,黑暗中直视着Steve的眼睛,所以我告诉你这就是我所期望的未来,你就会去争取对吗?








——————
       两人沉默很久,就到Bucky以为Steve已经冻在原地,他想要伸出手扶住他的兄弟,"嘿,兄弟——"
     
     扶着得手被Steve轻轻推开了,Steve仿佛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新陈代谢,他像是再一次感受到了血清带来的疼痛,像是被无数卡车四面八方将自己撕裂开来,快速膨胀的细胞撑开了自己的血肉,撑开了自己的筋膜,撑开了自己的骨骼,更糟糕的是以前无论多疼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而现在他只感受到了自己的心好像也被撕裂了,随着寒风缓缓一上一下地飘荡
 
   "Steve——"Bucky隔着黑暗都能看到Steve脸上难受的表情.

      Steve很想告诉他,他明白Bucky的用心良苦,他想告诉他他比谁都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他很想告诉他,他会遵守承诺,他想告诉他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不能亲吻他而已,这不会改变他们之间的任何关系,两人仍是生死之交,交情早已比亲情爱情更加深刻,他明白的,
     
   哦,上帝,他有好多事情想告诉他——

   只是
   
    只是他已经不知不觉跨过这条线太远,这退回的脚步每一步都让自己痛苦.
     
    "我,我想我有些喝醉了,"Steve摇摇头,"我答应你,Bucky!"Steve再次挡开了前来够他胳膊的Bucky
  
   "你了解我的,我答应你!"
 
    Steve右手狠狠撑着自己的额头和鼻梁,"不过出来之前我好像喝了太多了,哦!上帝啊,Bucky,我得回营休息了——"

    Bucky就这样望着Steve背影一深一浅的走回营地,任自己在路灯下定定地等着,良久他探头四下里望了望周围,发现这黑布隆冬的街道,除了屋顶上滴滴答答的雪水,四下静得简直就像是个巨大的冰窖,Bucky用冻得麻木的手抹抹自己的脸庞和眼角发现上面的水渍已经结冰.
  
     "Bucky Barnes你这操蛋的混球!"

      黑暗中传来一句低沉的咒骂,路灯下只剩下两对孤零零的脚印.
    





————————
基本上后面没有虐了,只是想把故事前因后果交代清楚发现最终还是让队长伤心了,不好意思,后面几张补偿回来哈,队长你会幸福的,Bucky也会幸福的,你们俩在一起会幸福的.

至于为什么Bucky会阻止Steve跨线,担心里面交代不清楚,就是那个时候世界对于同性恋仍是采取非常重的歧视和镇压的态度.对于舆论导向问题,个人见仁见智啦.

财务狗,月底结账,更新会慢些.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