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 here (9)


        Tchalla发出的攻击猛烈而迅速,他是一个伟大的国王同时也是位出色的军事家,在收到情报距离异能人士刚离开Klaw大厦的第三天就狠狠地犒劳了Klaw,Klaw集团的空军基地被捣毁了,除开Klaw和他的几个心腹出逃,几乎悉数被俘。
       胜利之余,Nick和Tchalla皱了眉头,所有的异能人离开之后去了哪里,更重要的计划是什么,Nick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缉捕Klaw的任务落在前神盾组的头上。
    滴滴滴的追踪设备声响起,Sharon看了一眼,露出惊喜的神情,递给Steve
     "德拉肯斯山脉,莱索托境内特莱尼亚山,坐标 11,319ft,冬日战士已经去追捕了"

       Steve听到Bucky前去追捕Klaw心里紧了一下,不动声色

     

      一个小时后
      "我失去线索了!"
     Sharon急急忙忙地来找Steve,手上的追踪器被她仅仅攥在手里
       "我失去冬兵的线索了!"
       Steve停止手上的战斗
      "什么?!"
      "我失去冬兵的线索了,我的意思是,有可能是大山脉里面的信号有问题,或是其他怎样,但是我失去冬兵的——"
      Sharon的话还没有说完,Steve一把拿过追踪器,已经跳上了战机
      "Steve,我们是否应该Fury局长报告一下,确认情况?"
      "太晚了!把坐标给我,我先去!"Steve语气不容置疑
     "我跟你一起!"
      Steve犹豫地看了看Sharon
     "Come on,Steve我知道冬兵对你有多重要,但是你知道我和你是一起的,半路给你搭把手什么的!"
      Steve想了想,点了头,随即Sharon跳上了战机

      

      塔巴纳恩特莱尼亚山森林郁郁葱葱无边无际,小巧的昆式战机就像是在森林星球当中穿行
     "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Steve想,同时不忘扫描周围的情况
       Sharon还在摆弄她的通讯仪
       "还是没有吗?"Steve问Sharon他尽量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紧张,但是Sharon还是听到了

      "冬兵的坐标还是没有出现!"
       "继续找!"
       "好!"

      "找到了!"Sharon惊叫,"仪器坐标显示这边深处却有人物活动的痕迹!"
       Steve架着战机灵活一转向朝既定坐标飞去
     
    他们没有发现冬兵的影子,也没有发现他驾驶昆式战斗机的影子,但是他们发现了地上其他战机的残骸,开到这里出了某些事故。

       出乎意料,他们找到了出逃的Klaw一行人,他们一定是坠机了,浑身狼狈被困在这里。
      "停下,举起双手!"
      Steve和Sharon举枪示意Klaw投降
    "冬日战士在哪里?!"Steve扫了扫,除了Klaw一行,他还是没有看到任何昆式战斗机的身影,更别说冬兵。
      "Captain,这里没有冬兵"Klaw望着Steve和Sharon意义不明地笑着说,朝着Steve径直走过来。
      "停下,举起双手!"Steve警告
     
      然后忽然感觉自己后脑一阵酸麻,Steve低头看见了穿透自己身体的利刃,估计是利刃够薄,他居然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疼,只是在胸前看到了伸出半寸的刃尖,Steve反射性地一动身,发现自己身体一点也不能动,估计是被注射了什么东西,Steve想
        "我很抱歉——Steve"而后他听到了Sharon一手扶着自己的肩,一手稳着匕首对着自己耳语"我必须得为自己复仇!"
        Steve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所以,Bucky没在里吗"
      "这里没有冬日战士,Steve,我抱歉骗了你"
     Sharon利落地撤出了匕首,一脚将Steve踹倒在地,拉着Klaw等人一起跳上战机,Steve就这样望着Klaw礼貌地和自己挥手告别,Sharon架着战机离开了了这片森林,临别连看都没有再看一眼美国队长。
        身体的血就像是蜿蜒的小溪,
       "Sharon——"Steve感觉自己的大脑当机,唇部发麻,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Steve自一个冗长离奇的梦里面醒来,然后看到了低着头床边坐着的Bucky
      "嘿,伙计"
      然后Bucky转过头来,他的眼睛因为长时间不足的睡眠而疲惫发红,眼下两袋青色的阴影
       "嘿,睡美人,你怎么就不让人省心呢!"Bucky调侃着他的兄弟。
          Steve想要抚摸一下他的兄弟,抹平他眉头上的皱褶
         "我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记忆慢慢地回到Steve的脑海中。
       两人沉默了一会
    "对不起——"
    "很抱歉——"
      两人同时出口,望了望对方泄气地笑了笑
     "你这个笨蛋"
    "对,我这个笨蛋——"Steve认命地附和。

     Captain从未踩进任何陷阱,任何给美国队长下套的人都得到了他应有的下场,美国队长的智商在超级血清的影响下是普通人的四倍,但是凡事总有例外。任何涉及关于冬日战士的陷阱,Steve就像是一个布鲁克林来来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小伙子般一股脑儿往里跳.
     

     
     Tchalla那边恢复了正轨,仓皇在逃的Klaw对于黑豹来说已不足为惧。四下活动的猎豹遍布全世界,只是时间早晚的事,重要的是Sharon.

       Tchalla来看Steve的时候,后者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Steve非常感激国王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他,给他带来Sharon的消息。
    "Sharon被洗脑了,移植了错误的记忆"Tchalla说"我很抱歉——"
  
       Steve摇摇头,"有她的消息吗?"

      "正在努力,不过你的女孩儿貌似不仅仅只是做了刺杀你这件事"Tchalla接着说
    "美国CIA那边得到消息,在来瓦坎达之前,Sharon曾领了12人的小队出去执行任务,结果除了Shron其他人全灭,查证结果是所有其他11人的枪口弹道均出于13号特工的P226"
       "哦,上帝,Sharon——"Steve扶额,不敢相信自己。
       "CIA那边出动多少人捕她——"
      "成立了专门的作战小组"
      "打算怎么处置她?"
       "暂时没得到消息——"Tchalla摇摇头。

       Steve的伤一周就恢复了,Steve向Nick辞行,回国追踪Shaorn
     "队长,你终于能行动之前跟我商量了,我很荣幸"Nick拍了拍他的黑脑袋
     "现在全美国CIA的人都在追捕她"
     "我知道"Nick的声音听起来波澜无惊"你要知道你自己也在军方的逮捕令上面"
      "我有自己的办法"
     "你要知道,Clint,Natasha全都在军方黑名单上——"
    "这事儿由我而起,我自己去!"

        "算我一个"冬兵推门而入
         "Bucky"sSteve望着Bucky,
        Nick皱了皱眉,
      "我最好兄弟的女朋友有难!"冬日战士对Nick说
      "冬日战士你在美国军方通缉名单上名列第一"Nick说
       Bucky颇为得意地点点头,
      
        "美国队长名列你第二"

        Steve挑了挑眉,对这个排名貌似乎也挺满意,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再一起歪着头看向Nick那只大黑脑袋。

         只是静默了30秒,对面的人就受不了了
        "真受不了你们俩,滚出我的办公室!"Nick头疼地叫到。

     

        "我很抱歉——"Steve他不能否认,当自己微微一侧就能看到Bucky在自己的左手边,那种熟悉感,仿佛回到了欧洲的战场上,让自己的细胞微微尖叫,自己的身体渴望战斗,渴望和Bucky一起战斗,Steve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搭在Bucky身上,在他左肩捏了捏。
       "从二战到现在,咱俩似乎从来都没有消停过"Bucky笑着对Steve说   "我知道,你很想念这个"
       Steve只是笑着笑着不说话,搭在Bucky肩上的手也没有抽回来。

        是呀,Steve心里默默地赞同,重逢到现在他和他最好的哥们儿到现在都没有好好消停过,以前二战时,至少在战争的闲暇两人还可以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他还能借着战火好好看清对方的面容,当时的Steve还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感情只需要每天注视Bucky平安地活着,平稳的呼吸,就觉得自己别无所求,怀揣着战争结束能和Bucky双双回归布鲁克林,他娶她的Dorothy,我娶我的Carter然后自己将这段不为人知的荒诞酸涩的隐秘暗恋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永远不要再提起,没准儿百年之后,自己偷偷回想起当初对自己的兄弟的悸动,也能够全都归罪于战争然后一笑坦然。
    

         但是世事难料出人意表,自那天Bucky在冰天雪地崇山峻岭间落下列车,Steve就开始做梦,每梦见一次就这样失去一次,Steve觉得自己反反复复失去了Bucky无数次,他任由这份感情在这反复的失去当中肆意疯长失控,继续成长发酵,当他驾驶着纳粹的HO-IX黑科技战机坠入冰海的那一刻,Steve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自己像个战士一样应有的的结局——

        那天和Tchalla的对话仍历历在目
        "我们都知道你有多那么的在乎冬日战士,但是Nick得观点你不得不考虑,那种过度的保护对你俩都没有好处"
Tchalla的忠告威严又直白

        "当我和Bucky在一起时,这世界上没有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只有来自布鲁克林的Steve和Bucky而已,冬日战士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杀手,他能在任何环境任何地方独自存活,但是我的潜意识里面Bucky——"
    Steve摇摇头"Bucky只有我,而我也只有Bucky,我们是一体的,一想到Bucky离开我在其他地方遇到危险,我——"
         Steve很难找到语言去形容自己的如今的状况,而Tchallla只是用一种很理解和悲悯的神情望着他。
        "我不是没有怀疑过Sharon,我是说,当我们去扫荡Klaw的第三个基地是,那里早有埋伏好的人,当我们去跟踪Klaw的幕后老板时,Wanda还未出手就被攻击——"
       "Sharon到瓦坎达之后,一直看上去很不正常,疲惫,她甚至跟我说过,她有睡眠问题,而我只是把她当做战争当中的一些常见问题或者说是根本没有多在意,就这样忽视她"

       Steve陷入深深地自责
    "我的满脑子都是Bucky,以至于——"
     "有时候我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Tchalla说,"我们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在陌生的环境如何反应,能够控制事情随着我们所计划的方向,能够在点眼皮地下控制我们的呼吸和血液流动,但是有些东西无论人类拥有多么超级大的力量,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控制不了,那就是自己的心,感情,"
      "Captain ,就算是超级士兵美国队长也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感情,如此自然就像是流水,当一条水流要经过我们的田地,我们可以考虑筑起堤坝去拦截他,暂时的,但是总有有一天那条小河总会由小集多,小小的河水最终会聚成一股深湖,那外表平静的深湖将化作奔腾不息的激流冲开堤坝,淹没我们原本需要保护的一切,队长,你明白我要说的是什么,我们原本可以让那条河流到它该流的地方去,我们都清楚——"

        "我们是兄弟——"

   




     Bucky仍旧扛了那架Romanoff的M4A1卡宾。
     "漂亮的武器"Steve望了望上面的花体字,咳了咳
    "我们已经分手了"Bucky像是同他解释
     Steve点点头
    "是啊,有时候为了大局我们不得不放弃心中真正所爱,”说完Steve就后悔了
      "我们是同一种人,"Bucky像是没有注意到Steve神色一样,继续说,"不向你和Sharon,你们是漂亮的一对儿,我和Romanoff,当我们看向对方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我们自己——"
     " 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最不希望和自己相处,特别是我们这种人,Romanoff也是这么想的"
      "我很抱歉,Bucky"Steve动了动喉头,掩饰自己的心疼
       而对方只低头露出苦涩的微笑。

       "那——"沉默了良久,Steve还是问出了口"你还是爱着她吗?""damn it"Steve骂了声自己,话一出就后悔了。
       "谁"引擎的声音过大
       "Romanoff!"Steve张大了声音
       "还是让我们先去解救你被困得公主吧,布鲁克林的王子Steve!"说完Bucky跳下了战机.
      
    "你在逃避,混蛋!"Steve估计Bucky对方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他想说,我已经找回了——他之前一直在沉睡——,但是尾声消失在引擎声中,消失在风里,Steve对着下面空气在说,随即跟着跳下了战斗机。

       九头蛇这次巢穴十分隐蔽,Steve和Bucky扑了个空,只解决了些杂兵,回到了纽约安全屋。

         两人匆匆洗了脸,接下来的计划还得计划修订,等待Nick或者黑豹给他们线索。安全屋有必须的食物和弹药补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Steve周围扫了一圈屋内,封闭的客厅,小冰箱,有台无线接收仪,旁边墙内直通通风井,中央摆了一套老旧沙发,沙发缝隙和垫子里面填了弹药和藏了几把枪,Bucky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朝Steve示意开始整理自己的榴弹枪筒和匕首,旁边一间三四平米的小隔间摆了一架行军床,窗户已经封上,右下角有个小螺丝,Steve知道只要一拧就能卸下整个窗户,凭自己和Bucky就能跳到对面大厦的平台,厕所的小窗户同样已经封死,但考虑到Bucky和自己的身形,通风井,卧室窗户是突破首选。
         Steve就着冷水洗了把脸,回头Bucky正在将他的匕首一下一下擦亮,刀刃的寒光映在Bucky的脸上,显得酷寒战士更加酷寒。
        "我们会在这里呆上一个星期"Steve挨着Bucky身边坐下,拿起一把柯尔特,左右翻转着查看。
        "别担心,Steve,我们很快就会有进一步的消息"Bucky手上工作没停,反手利落地将匕首插进裤袋,微微转头望着Steve,安慰着说。
      Steve点点头,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只是望着茶几上一堆大大小小的戈博双刃刀和蝴蝶刺,还有些什么榴弹发射器,格拉奇,MP443等一堆武器,哦——上帝,Bucky浑身上下就是一架行走的武器库,Steve一边想,一边帮他整理起来

       "你猜现在这沙发够我们两个人睡吗?"Steve正清理一只博莱特PX4枪筒,顿了顿,突然问道。
          Bucky手上没停,撇撇嘴,"或许我们可以在地上铺些旧报纸什么的——"

        他们当然没有在地上铺旧报纸,晚上至Steve从行军床上醒来,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从床上起来,Steve一眼就看见了沙发上的Bucky,像个塑像一样坐在沙发上,在夜色的掩护下一动不动,左手金属臂半握成拳,放在膝盖上,右手放在胯边距离那只戈博双刃不足三厘米,Steve几乎感受不到他的气息,冬日战士整个面目隐藏在披散下来的中长发下。
     他应该是在休息,Steve想,不忍心打扰,正准备摸回小房间,就在这时,房梁边出现了微微的响动,在Steve正要抬眼看清时,Bucky右手寒光乍现,只听一声沉闷的"嘣"的一声,是匕首深深插入木头的声音,Steve终于看清了,雪白的匕首穿过老鼠咽喉,泛着寒光,可怜的小东西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被一击毙命,夜色又重归平静。

        Steve的心忽然不可抑制地疼动起来,那样的疼痛由自己的心脏蔓延至了自己全身,渗透到自己的四肢百骸,他不由自主地在黑夜中靠近了那尊塑像,抬起手犹豫了一下,最终笃定地伸了过去
      "Steve"Bucky警觉的声音想起
     "Bucky——"Steve的手终于触碰到Bucky的肩头,后者手上的肌肉紧绷,Steve就这样轻轻地抚上他的肩头,安抚地上下浮动,Bucky在这样的抚摸下面肌肉慢慢地放松下来,声音也放轻了
    "Steve——"bucky的警觉的声音变得软绵起来,金属臂抬手抚上了搭在右肩上的Steve的左手,"我挺好的——"像是宣告一样
        "我知道——"Steve低着声音喃喃地回答,没有阻止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慢慢地靠过去,伸出右手将Bucky披散的长发一一拂过,最终停留在对方的脸上,用自己的拇指温柔地摩挲着对方的眉眼,Bucky在这样暧昧而温柔的摩挲下皱紧的眉头缓缓地舒展开来,黑暗中Steve看不清Bucky的表情,只是感觉Bucky翕动的睫毛像只蝴蝶煽动着翅膀在自己的掌心扑棱,一阵微微酥酥的麻痒撩拨着指尖慢慢传导至心脏,Steve只觉得口中干渴起来,越发小心翼翼地拱着掌心抚摸着Bucky的脸庞,仿佛一松手掌心的调皮的蝴蝶就要展翅飞走。
       "Steve——"Bucky动了动喉头想要说些什么

        "嘘——"却被Steve阻止了,粗砺的拇指慢慢摩挲至Bucky的嘴唇,轻轻地阻止了Bucky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在嘴唇上流连忘返,越靠越近,近到Bucky能感受到对面Steve的呼吸,一下一下灼热地打在自己脸上,能听见对方喉头下咽的声音。
  
  

   两人之间隔了一线黑暗
    
      Bucky没有四倍的超级视力,当然看不到黑暗中Steve的表情,但是他能感受对方的眼睛在黑暗当中灼灼地望着自己,仿佛要燃烧自己,黑暗中Bucky甚至不敢对上Steve的眼睛,对方那双深海一样的眼睛流露出压抑许久的渴求和不容拒绝的征服,Bucky甚至不敢对上Steve的眼睛——
  
     "求你了——Steve"Bucky低哑地倾诉,面容仍旧掌控在Steve的手中,对方的手在自己的唇边留恋抚摸,Steve的面庞就在自己的对面不足一厘米,他呼吸着Steve的呼吸,对方吞吐的灼热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打在自己的面庞,Bucky想要请求对方停下来,可是张张嘴,却发现嘴巴干干的低哑异常,再难发出一个字,冬日战士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顶尖杀手,冬日的幽灵刺客,身经百战令人闻风丧胆,但是在这样的夜里,在这样手无寸铁的Steve Rogers的一个掌控之下毫无还手之力。
   
      眼看Steve的气息步步逼近逼得Bucky不得不后退,两人之间连最后稀薄的空气都已经不剩,嘴唇在Steve的拇指蹂躏下已经软的不像话,Bucky想要脱离Steve的笼罩和掌控,只是这该死的沙发挡住了他所有的退路,Bucky只能无助地后仰像只岸边缺水的鱼,他甚至已经感受到了Steve嘴唇上的连微小的汗毛都在摇旗呐喊叫嚣着侵略自己。
      "求你了——Steve"Bucky绝望而惊慌地低声叫着

      Steve终于停下了,黑暗中Steve感受黏黏的汗湿,全身的血液像是要沸腾一样叫嚣着都快要冲出自己的身体,而黑暗中的冬日战士此时完全没有了战斗当中的嚣狭气势,就那样惊慌地低声地诉求自己停下
    "求你了,Bucky——"Steve知道自己不过是仗着自己是Steve Rogers,Bucky Barnes永远无法拒绝Steve的任何请求,如果Steve坚持失控下去,Steve知道自己终将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是Bucky说"Steve,停下",
       可是Bucky说"求你了,Steve——"
       所以Steve无论如何也不再让自己更进一步

      忍着疼痛Steve退开了同Bucky的距离,给了两人之间一些新鲜的空气,沉默一会儿,两人都狼狈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在黑暗当中,双方都不用去面对对方那双言不由衷的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Steve两人之间的空气渐渐冷却下来
       "所以,一个拥抱可以吗?我自己一个人睡不着,明天还有周边的侦查什么的——"Steve觉得自己恶劣透了,像个布鲁克林来的无赖。
      "当——当然,只要你想——"Bucky语无伦次地答到,声音终于恢复了些正常,然后就着Steve搂着自己的手给了他最好的朋友一个拥抱
    

     过了一会儿
    "我们还能一起睡在沙发下面吗?"Steve头埋在Bucky肩上,闷闷的声音传来,继续得寸进尺。
     
      "可是我们没有旧报纸呀——"Bucky仍旧软绵绵地答着。
   
      "我不介意,你知道我现在已经不会再着凉了,哮喘也不会发——"是的,对不起Bucky,我自己也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无赖混蛋过,Steve心里暗骂着自己,绝望地想。

       黑暗中沉静了许久,仿佛响起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和默许

       于是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舍弃了行军床和沙发,像两条狗一样趴在客厅的地上应付了一晚。

————
男人之间的关系不好写,这个度不好把握,既不能扭曲双方性格,又不能踩警戒线,哎,距离当初的想法越来越歪了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