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 here(8)

    "被甩了?"
    Bucky耷拉着头点了点,
    "兄弟,我很遗憾"Steve拍拍Bucky的肩
    "我活该的——"Bucky撇撇嘴,笑了笑,"你呢?"
     "我"
     "你和Sharon怎么样"
    "我们——唔,我们挺好的"
    "嗯,那就好,"Bucky表示欣慰,"你们两看起来很般配的一对"
    "是吗,但是我觉得我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事,就是我重新找回了你,这已经是这个陌生的世界给予我最大的善意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暂时还——"
    "喔,Steve,你会收到更多这个世界上的善意的,我无比确定,"Bucky打断了Steve的话,继续说 "我是说,哥们儿,你已经错过了一个Carter,但是上帝给你送了另一个,相信我,你不会想再错过这一个的"
     Bucky的话听起来十分在理,Steve笑着对他点点头。

     当晚
     Steve邀请Sharon共进了晚餐

————
     Nick根据Natasha的数据,找到了Klaw公司分布在世界上的一些账户和实验室,账户问题Nick全权交给了Natasha和Clint去处理了,而实验室和基地,Tchalla的加入让神盾组的人面临的情况没有那么糟,在陆陆续续地捣毁一些基地之后Klaw那边的赛博计划暂时缓了下来.
    "我们损失了40%的技术储备,更别提三个开曼岛账户"Klaw气急败坏地说。
    对面的女孩儿好像没有听到Klaw说话一样,窝在厚厚的沙发上扬起手掌,等待自己的指甲油边干。
    "我们应该集结全部力量把Tchalla轰下台,拿下瓦坎达——"
    "说实话,我一开始都不觉得我们会成功"对面的女孩儿漫不经心地眺着窗外,接下Klaw的话。
     "小姐,我需要您更多的帮助"Klaw低下老脸,想要继续获得对面女孩儿的同情,
     "我已经给你够多帮助了,我本不需要如此,毕竟,我只是来度假的——"
     "但是您的父亲说是派你来——"
    "我已经给您帮助Klaw,我们挑选指挥官是为了保证我们伟大的计划顺利进行,赛博计划只是这整个计划当中的小小环节,但是如果您只能在我们源源不断地帮助下,攻克这一小小环节,那我就不明白,我们还留着你做些啥用?!我们可以找更加强大的人来做,不是吗?九头蛇不需要废物!您知道这其中的规则。"

   "可是小姐,我们的振金---"
    "拜托,不要再提它了!你这个可怜的小老头!请您眼光放远一点,为什么我的父亲能够在遥遥的宇宙当中遇到赛博人?第一个赛博人从何而来,?我们应该重点放在追踪赛博星球上面,而不是在地球这样肮脏的地方去生产那些可怜的伪劣品,我一直不明白父亲父亲那些老旧的想法,或许是因为这个地方承载了他过多的私人恩怨让他有所执念,但是,谁在乎呢,过来看看热闹也好。"
    指甲油快干了,女孩从沙发上跳下来,"我们的首脑和议员分布在世界各地,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办法,我们最终都会得到的,或早,或晚,但最终我们都会得到的,对地球对我来说,和平与战争都没有意义,人类之心才是更加有趣的东西——"
    "但是小姐!"
    "父亲的空间站上遇到点麻烦,这边的兵力会缩减一部分,我也会离开,不过我会留一个人在这边做你的帮手的"
     "小姐,长官!"
     "哦,拜托,我还未得到任何将军授权的头衔,叫我Sina得了"女孩儿地望了望Klaw,漫不经心地说。

      Klaw回到房间一拳砸碎了桌角上的电话机,
     "对我来说,这是场成王败寇的战争,对他们来说,这他妈就只是场无足轻重的游戏!
      Klaw气急败坏地说!



————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Wanda一把把手上的东西藏在后面,起身开门。
    "Hi"
    "Hello,big guy!"Wanda没想到是Bucky,眉眼一阵惊喜,
    Bucky笑笑,"只是路过来看看你恢复得怎样"
   这儿已经没有问题了,Wanda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方没下死手,只是警告了我一下"
    "说实在的,你伤的挺重的,要不是血清的话,老兄,我们还真以为你会挂掉"Wanda的语气夸张得让Bucky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你之前说过遇到过更糟糕的情况,会糟糕得过上次吗?因为明显连Steve都被吓坏了!"
    Bucky露出个复杂的笑容
    "或多或少吧,很抱歉吓到你了——那是什么鬼,你在忙吗"
    
    "什么"Wanda转头,看到了地上那一堆快成小山的揉成一团的信纸。
      "well,没什么大不了的事"Wanda撇撇嘴,漫不经心地否认
     "好吧"Bucky挑眉,然后点点头,准备给一些青少年留些秘密,"那你早点休息——"
      "等等,"Wanda叫住了Bukcy,然后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开口
    "额,我收到了一个朋友的来信,我是说,来信,不是短信,不是邮件的那种,是写在信纸上的那种,说实话我之前还没见过——,也没有问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普通朋友之间的问候,我在苦恼该怎么回信才能让我的朋友不那么……至于失望什么的——"
     Wanda说的很快,Bucky用了几秒消化她的意思。
     "嗯,我明白了,我们那个年代,如果你对那个朋友毫无感觉,那就别回信,如果只是普通朋友,回信say hello,如果你对他有好感,寄给她你的一只耳环,如果你觉得我这个老家伙的观点不会过时的话——"
    "耳环?!"
     Bucky点点头
     "耳环听起来很经典,也很浪漫"Wanda说
     "它的确是"
     "你之前收到过很多吗"
     Bucky歪着头想了想,摇摇头"也不是很多,就差不多一打那个样子"
      然后Wanda瞪圆了大大的眼睛,"嗨,老兄,我可以想象当时Steve该有多伤心了"
      "他那个时候也会有姑娘送他圣诞贺卡什么的,不过没我多就是了"
     Wanda一副你没明白我说什么的样子  ,"看来我这次估计得回信hello,耳环的话,咱们可以下次试试看,如果我还能收到下一封信的话,"Wanda边说着变有些羞涩。
       "当然随你所愿,Young Laday!"Bucky说完离开了Wanda房间






——————




            Steve在自己的房间里,在自己的床上。

       四周的黑暗如潮水般包围着自己,Steve觉得自己像是一条岸边快要渴死的鱼,对着黑暗良久之后,他如往常一般,翻身而起。

      瓦坎达的浴室布置豪华,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Steve有着比常人更加良好的记忆,毕竟当初二战就是凭着自己四倍常人的记忆记住了当初去救Bucky的路线图,记住了九头蛇在欧洲的每个据点。
     但是他不记得自己是第多少次,像他现在这样站在浴池的中央,低着头,任凭冰冷的水花激打在自己的身上,耐心等待身体里的情欲的潮水慢慢褪去。
    来到现代有一个隐秘的好处就是,他再也不用往自己的头上一盆一盆地浇冷水了,那可费事好多,Steve自嘲地想。

     过了好一阵子,哗啦啦的水声停止了,身体终于冷下来了,胡乱地擦了擦身体,Steve面无表情地望着对面镜子里的男人,几滴水珠顺着湿漉漉的发梢滴下来,顺着高大魁梧的身体一直流到脚下,瞄了下电子钟,现在是午夜三点,停顿片刻后,Steve整理好自己,抿了一下嘴角,面色如常地出了门。

        Steve在担心Bucky,担心他的状态,担心Bucky的噩梦何时才能停止,那是Bucky不能剥离的过去,或许永远也不可能停止,因此Bucky骨子里的自毁倾向也会伴随着他的一生,Steve只能这样傻傻的站在Bucky的门外,以防午夜梦回的Bucky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他能来得及阻止。
     但是今晚Bucky没在房里,Steve突然意识到,房间里面他感受不到Bucky的气息,然后Steve拿起手机,拨通了Nick的电话。
      "你今晚有任务给Bucky吗?"Steve压低了声音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告诉我"
     电话那边停顿了几秒,然后又投降似的响起
    "我这边有点事情需要冬兵出手,今晚派他出去拿点东西"
     "有谁和他在一起?"
     "Tchalla"
     电话这头Steve放心地松了口气
    "只是想确认他的安全,抱歉"
    "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现在谈论的可是我们队里面最好的暗杀者冬日战士,Captain!"
     Steve点点头,"我以为最好的暗杀者是黑寡妇"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Captain,黑寡妇是冬兵的徒弟,我想Captain你应该已经有所耳闻"
      Steve笑了笑,停顿犹豫了一下另一个问题——
       然后Nick那边仿佛明了Steve的心思似的,继续响起
     "Captain!我理解你想把冬兵纳入自己的麾下亲自保护,但是说实话,你和他目前的状态都不适合组队一起工作,更主要在于你Captain! 对冬兵的过度保护会影响你对于整体情势的客观判断,这一点你自己知道,我们知道,我们的敌人也知道,抱歉,Captain!"
       "我明白,Nick,我明白,我正在努力调整,或许过不了多久——"
      "是的,Captain,耐心点儿,没准儿过不了多久,你就能和你的小情人出双入对了!"Nick那边戏谑地胡乱吹嘘了一下,挂断了电话。







      Steve端着咖啡,走向2楼的的Sharon,对方正出神地望着窗外某处,Sam走过Steve同他打招呼
     "Hi Captain,how is Bucky?"
       Steve回了Sam一个High five
     "Bucky is good,thank you!"
      然后径直走向出神的Sharon

       "嗨,女士!我能加入吗,如果你只有一个人的话"Steve望着Sharon,后者转过头来,给他一个笑容,Sharon看起来非常疲惫。
      "我应该跟Nick抱怨一下,看他把我的女朋友折磨成什么样子了"Steve心疼地说.
      "哦,请不要了Steve,"Sharon抱歉地说,"只是有些睡眠问题,不值一提,所以,事情进行的怎么样?"
      "目前为止不错,昨晚Bucky带回来的消息是Klaw的幕后老板撤出了三分之一的兵力朝大西洋方向那边进发了,但是猛禽的反追踪能力太厉害,我们被甩掉了,十五架猛禽消失了,我们现在已经同美国政府那边去的了联系,Nick怀疑大西洋底可能会有些发现——"
       "Nice job!"Sharon赞叹
      "额,嘿——"Steve有些不好意思,"我们还没有好好出去一下,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非常愿意——"Sharon看起来很开心

       当晚,Sharon把他带到了酒吧,脱掉特工制服的Sharon,和所有年轻女孩一样,喜欢动感的音乐,漂亮的香槟,显得活力荡漾,Steve愈加觉得自己更加老了。
      Sharon要了一杯Blood Mary,Steve要了一杯啤酒,和sharon一起说起笑来,不一会儿,对面挤来一个和Sharon年龄相仿的女孩,一袭红裙艳光四色,Sharon见到她,忙拉过她的手,像Steve介绍
      "Steve,忘记和你提了,我小时候的邻居兼朋友Sina,在这边实习度假——"
     "Sina,这是我的男朋友,Steve"
   "哦,我的上帝,美国队长!"对面的女孩儿嘴巴张得老大,Steve在前者夸张的表情面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Sharon我不记得你有个邻居呀,之前我去看你姑姑的时候也没听她提过?"Steve小声地问Sharon
      "14岁的时候我们搬家了,"Sina连忙补充,"然后我们在纽约碰面了,几乎认不出彼此了"
      Sharon对着Sina点点头"哇哦,我真不确定你居然长这么高了,之前的你多高来着?一米四五?哈哈哈哈——"
        两个女孩儿在久别重逢中谈笑风生,Steve礼貌地坐在旁边,看着酒吧里面的男男女女
       "我去给你拿点喝的,"Sharon注意到Sina手中空空如也
       "哦,你不用如此"
       "嗨,亲爱的,"Sharon看Steve,再朝着Sina笑笑"我坚持,你等一会儿——"说着Sharon挤出人群,留下Sina和和Steve坐着
     "嘿,大个子!"Sina径直朝Steve走来,一双眼睛幽暗晦深完全不同于刚刚小女孩儿的神情,站在Steve面前,就这样看着steve,
  

    "美国队长,久仰大名,我代父亲向你问好"Sina似笑非笑地说,周围的音乐声,吵杂声突然间就弱下来,他们之间像是突然罩下一个穹顶,把其他一切声音屏蔽在外面
      "我认识你吗?"Steve对于Sina莫名其妙的转变有些不知所以然,
     "你不认识我,但是你认识我的父亲,你们是老朋友"
       "什么"Steve更加疑惑不解,
      "没准儿我们以后还有好多彼此更加了解的机会,今天只够我们做个仓促的自我介绍"Sina不理会Steve的疑惑,自顾自说,伸了一只手,轻轻地摸上了Steve的脸颊
      "哦,Steve,"Sina将头轻轻地靠到Steve的肩上,在 Steve耳边呢喃,"干嘛不告诉她?
       Steve感觉对方的手十分冰冷,像是冬日里的枯枝,又像是蛇一样,吐着信子,在自己的颈边游动
       Steve全身戒备起来,猛地往后一退,冷冷地问
      "告诉她什么?!"
     "不要害羞嘛,Captain,你知道的,我也知道,你将你的身体控制得非常好,四倍人体的自制力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但是我很好奇你对于自己的心能控制多久呢?Steve,那些你以为埋藏的很好的心底的小秘密,像是蚂蚁一样,一点一点再往外面钻,唔——"Sina闭着眼睛
      Steve突然像被说中了心思般,静止不动,任凭Sina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离
      "我可以闻到那味道,Steve,他的气味,每次午夜梦回,让你愉悦又罪恶,甜蜜又苦涩的味道,你想要释放又不得,告诉我,你释放过一次吗?哪怕一次?!"
     Sina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在屏蔽了周围的吵闹声和音乐声之后听起来格外清晰,Steve只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和Sina的声音
      "闭嘴"Steve捏紧了拳头

       "哦,拜托,Steve,Sharon不能成为你一世的挡箭牌,这对她太残酷了,美国队长去你真是坏——"Sina邪邪地笑起来。
      "你到底是谁?"Steve的盾牌不在身边
     "等下次见面我会和你讨论我是谁,但是现在我只是Sina,一个即将完成度假的Sharon的闺蜜和邻居——"
      然后四周恢复了音乐声和人声,Steve摇摇头,发现Sina只是坐在自己三米远的对面沙发上,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Sharon从人群中挤过来了
       "Purple Nipple"Sharon对着Sina说,"上次我们喝酒你说你爱这个——"
     "哦,看到上帝的份儿上你居然记得"Sina惊喜地叫到
      然后Steve彻底忘记了刚刚的对话,投入了Sharon和Sina热切的聊天当中。

      Sina告诉Sharon,她的假期已近尾声,明天一早就离开瓦坎达,因此三人提早结束了行程,Sharon和Steve热情地送Sina到街口,她和Sharon咬了咬耳朵接着发出一阵大笑,Steve笑着看着两个久别重逢的闺蜜相互不舍约定下次纽约再聚,
       "再见 Steve,"漫长的女生告别之后,Sina终于凑过头来,在Steve脸颊上放了一个礼节性的吻
       "再见,Sina"
      "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冷水不会一直有效,Steve!"在Steve的惊愕当中Sina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的话,笑着与他们高高挥手告别,远远消失在街角的黑暗里。

      Steve和Sharon很快就忘记了Sina的事情,转而准备第二天Tchalla国王对Klaw发出的攻击




 

————————————

被删了N次哎 郁闷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