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 here(7)

      Steve坐在bucky的床边,等着Bucky醒来,“哥们儿,你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安静下让我给你画幅肖像了”Steve望着床上的Bucky,心里默默地想。

    

    2天前
     当时Steve带Wanda和Sam去探听一个消息不料受到了伏击,Wanda受了伤,带Wanda到诊疗室的Steve迎面就遇到了Natasha扶着奄奄一息的冬兵。
    "我们任务遇到了点麻烦"Nat匆忙地和他解释,未等Steve反应过来,四五个医生过来拥住了Natasha和冬兵,Steve把Wanda交给Sam,剥开了人群看到了已经陷入昏迷Bucky的。
     “该死的!他是被闪电劈中了吗——”一个女医生的声音率先发出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快被撕扯成两半儿了”男医生的声音也加入进来
     “我们得准备一桶血才够他输——”
     “大腿骨创伤性碎裂,我们得先将他的大腿骨头的碎片捡出来——”
        看着这样的Bucky,Steve忽然觉得大脑有些空白,周遭的一切仿佛水彩一样慢慢向周围晕染,变形,Steve对这样的改变产生惊奇,然后他发现周围的声音慢慢地拉长,变调,像是老式收音机缺乏电流还努力发出声音的样子,显得十分诡异,他茫然地向周围望了望,但是没人注意到他的变化,医生仍旧七嘴八舌地讨论眼前的重度伤者,但是Steve一个字都听不到。

     于是他抓住了那个看起来像是Leader的医生,想要努力地听清他们在七嘴八舌说些什么,然后就只看到那个医生的嘴在自己面前缓慢地一张一合,像只缺水的鱼,Steve用自己的双手好好固定住眼前医生,想要问
    "你为什么要那样说话"
     但随即,眼前的医生惊恐地摇头,双手不停地摆动护在胸前,身体不停地后退,Steve更加不解,于是欺身上前一步,再次抓住那个医生,想要让他好好说话,想要他解释解释一下Bucky的伤势,可是那个医生不停地挣扎,想要脱离Steve的控制,
     Steve发现眼前的可怜的医生不能解答自己的疑问只是不停地哆嗦,于是放下了他,准备找另一个医生帮帮自己, 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四肢被一群人捉住了,
     Steve很困惑,Bucky的伤势他一句都没有听清楚,你们为什么要抓住我,好像我会伤害他一样?Steve挣脱了束缚,继续向前抓住那个医生,而那个可怜的医生已经躲到了墙角,他越是害怕,Steve越是不解,正准备拉起他,想要问他,你到底在说什么?
    然后他的脖子一阵酸麻,"Captain!"Nat给了Steve一记手刀
   ”Captain!
     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Captain!”  
     "Captain"终于,耳边传来Natasha清晰的声音,"看在上帝的面上,终于——"
      然后Steve就看清了目前的情况,几个人围着自己充满戒备,一人被自己逼到了墙角看样子像是受到了惊吓。
       Steve困惑地望着Natasha和Sam
     “你们在干什么,我干了什么?!”
     "Cap,你差点伤到医生了"Sam对此情况做出了解释
      "是吗?"Steve觉得Sam说的不可思议,他怎么可能去伤害一个无辜人呢,
      "我只是"Steve努力地想要解释,"我只是想要听清Bucky的伤势——"
      "Cap!  Cap!听我说",Natasha用力摆正Steve的头,对着他,告诉他,表情严肃到可怕"Bucky受伤了,很严重,我们需要Steve你在这里支持他,OK?"
      " Bucky受伤了?!,Bucky受伤了!"Steve默默地念叨着,抬起了困兽一样的眼睛,茫然地的看着Natasha"对,Bucky受伤了,对,是的,我知道,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Steve抱歉地对着Nat说,然后转头对医生说,然后在旁边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Steve高大的身体坐在椅子上上,眼神茫然而受伤,背影显得十分凄凉。
    "听着Steve,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一切都会好的,James是注射过超级血清的战士,虽然伤势很重也会很疼,但清创手术之后,给他一个月,他会恢复如初的,就像你一样,所以-—
     "他跟我不一样,"我没有经历过无数次的洗脑,我没有在别人的控制之下做无数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也没有被人强行按在电椅上,像野兽一样被塞着口塞,Steve想要说,但最终只是低着脑袋沉默着。
       Nat也不知道该怎么样继续着一本正经的bullshit,所以在Steve沉默的时候黑寡妇乖乖地闭了嘴
    
        
     

   "你干嘛那样叫他?"过了好一阵子,Steve闷闷地声音传来.
         "什么"Nat不知道Steve所问何指。
        "James——你为什么叫他James?"Steve抬起头,眼神直直地看着Natasha.
          "——"面对Steve的疑问,nNat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因为给你的冬兵的资料我做了一些手脚,冬兵的罗曼史被我从历史上抹去了?那听起来太愚蠢了,也不是好的时机 Natasha想。
         "关于这个,我们以后再谈,我保证"Nat只能找到这句话搪塞过去,所幸Steve并没有继续追问,Nat陪他坐了一会儿,被Nick叫去办公室了。

————
        现如今

     Steve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病床上的Bucky,想要笑着说""你看起来蠢极了,像个被人揍扁的柿子,我应该把这样的你画下来,作为作为冬日战士的威胁品之一——"然后Steve觉得这个笑话听起来蠢极了,乖乖地闭了嘴。

    "疼吗,Bucky"Steve轻轻地问还在昏迷中的Bucky.
    
      "哦!该死的!这可真疼!"17岁的Bucky捂着自己肿的高高的脚背,央求Steve给他倒杯水。
      "不得不说,哥们儿,这可是你自找的!"顺手接了水,Steve边走边说,"杜兰特小姐有两个当兵的哥哥,其中一个还是个上将,他们都把杜兰特小姐宠的跟天上的星星似的"
      "哎,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对我就像对自己的奴隶一样"Bucky咕嘟咕嘟地就着Steve的手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水,两片湿淋淋亮晶晶的嘴唇微微半张,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叫到,"再给我点儿"
       瞪着一双小鹿样的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的好哥们儿,因为来不及吞咽,溢出来的水像是小蛇一样蜿蜒地从嘴角轻快地滑向他的锁骨深处。Steve紧了紧喉咙,若无其事地再次走向水龙头,边走边说 "别忘了,这可是你自己先去招惹人家的,她可是格林兰街有名的脾气大小姐"
       "她有如此可爱漂亮的脸蛋儿,还有热辣身材去,,我们独处的时候性格也很奔放热烈,如果脾气在好点的话,那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小姐了,可惜Steve你知道,我一向对那种控制欲强的女孩儿敬而远之——"
       "嘿Bucky,"Steve接了水再次来到Bucky面前,乘着Bucky像是小牛一样拱着脖子咕嘟咕嘟地喝水时,笑眯眯地在他耳边说说"不得不说,我觉得杜兰特小姐这件事做得非常棒!我真希望当时踩你的时候她能够穿再高一点儿的高跟鞋!"
      "嘿!嘿!——"Bucky用头左右摇晃甩开给他喂水的Steve的手和杯子,抬高声音,"你到底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停顿了一下,Bucky开启哲人模式,"相信我,Steve,爱情是很奇妙的东西,将来某一天,你也会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伤了某位小姐的心"Bucky油然沉静在自己的想象当中,
     "我敢打赌,Steve那个时候就不是一记高跟鞋的踩脚能解决的问题了,要是遇上我们这种战争年代,气急败坏的小妞儿都有可能会送你一颗子弹!哈!"
      "哦,有时间我得找发明高跟鞋的女士跟她好好聊聊人生!"Bucky继续捂着肿得高高的脚背,一瘸一拐地向沙发摸去。

      "well,我觉得你不会找的到他的"Steve一边坐下坐下继续画着自己的草稿,一边头也不抬的说
       "为什么?!"Bucky转头逆着光,瞪着对不解的大眼睛问Steve
        "因为发明高跟鞋的男人,声明,不是女人,是男人已经去世好几个世纪了"Steve避开他的眼睛,回答说
        "哇哦"Bucky惊奇地感叹了一下
        "哥们儿,你真的该好好补补你的历史了"Steve无奈地对叹口气。
        "嗯,"Bucky歪着头好好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我的确需要可爱的Miss Brinda老师好好地给我补补历史了"
         "你这个流氓!"
     
        "你这个笨蛋!"

——————
         往事就像一幕幕电影一样在Steve的脑中回放,Steve看着电影里面的两个少年在阳光灿烂地午后无忧无虑相互斗嘴,开玩笑,聊女孩儿,谈理想抱负等一切普通少年会聊的东西。
         而如今,电影里面的少年长大后一个沉睡70年成了冬日战士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一个同样沉睡70年成了美国队长坐在床边心事重重
        "Bucky,听起来有些愚蠢但是我觉得我们分明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何以一觉醒来这个世界上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这个未来也不是我们所说的那个未来呢?!"

         Steve说着忽然站了起来,穿过自己和Bucky少年时的画面,左手轻轻地抚摸上了Bucky的面容,冬日战士脸上的伤痕正在由黑紫色慢慢转变为红色,Steve轻轻地用拇指摩挲着那些伤痕,指尖缠绵温柔,不忍离去。
       他知道,在血清的作用下,不出三天,这些伤痕将消退不见。
      缓缓地,Steve手指顺着那些伤痕慢慢地划到Bucky的脖子和胸口周围,那些被高压电击的伤痕如同怒放的鸢尾,鲜红妖异,吐着信子张牙舞爪地包裹着Bucky胸口和脖子,估计会恢复得慢点,但是不出2周,Steve知道这些伤痕也将会慢慢消失不见。
         然后是右肩,Steve的手指抚摸着前胸的伤口慢慢地滑到右肩,所到之处没有血肉的温润,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绷带,但Steve知道那里有个血洞,被激光炮轰出的血洞,Steeve认认真真的抚摸着被绷带包起来的右肩,他感觉到那个血窟窿正隔着厚厚的绷带耀武扬威地看着自己,叫嚣着"看呀,我把你最爱的人伤害成什么样子!"
           Steve面无表情,没有去管那些那些无聊的叫嚣,清创手术做得很很好,他同样知道不出一个月,那个窟窿也会消失,断掉的骨头会重新长出,阻断的血液会再次流淌,烧焦的皮肤会重新愈合,Steve的手指由Bucky的右肩,慢慢游走到了Bucky的大腿,还是厚厚的绷带,Steve知道,这个伤口和右肩的伤口来历一样。

      "会很疼吗"Steve轻轻地问,回答他的是四周空气的沉默。
      "我猜那一定很疼——"Steve自说自话。

   Steve就这样望着Bucky,一个月后,这具身体就会在超级血清的帮助下恢复如初生婴儿,那些断掉的骨头,那些恐怖的伤口,那些丑陋的疤痕 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最后消失。
      这里,Steve的手指划过Bucky的大腿,血清会让它愈合。
     这里,Steve的手指划过Bucky的右肩,血清会让它愈合。
    这里,Steve的手指划过Bucky的面庞
    这里,Steve的手指划过Bucky的头顶
    这些地方,无论他伤得多重,血清都能让它愈合,而这些疼痛都会随着伤口的愈合慢慢的消失……

        
   最后,Steve的手指最终停留在了Bucky的心口上方
    "但是我知道,这里——这里的伤口将永远都不能愈合,这里的疼痛将永无止息"       
    Steve的手指停留在Bucky的胸口,微微颤抖.

    命运趁着我沉睡的时候,狠狠地伤害了你!带给你无尽的痛苦和内疚,白天黑夜地折磨着你,直到时之终结。
 
   "我什么都不能做,唯一能做地就是这样一直陪着你,在你身边,一直到时间的尽头,Bucky——"Steve默默地说。

———
     the other day

     "我很抱歉"Nat来到床前,她本想向Steve想要解释
      "你不必如此"Steve抬手制止了她
      "但是——"
      "他是个战士,"Steve继续说
      
       "是他自己的选择,Bucky他自己选择要这样做,如果是他的选择,我站在他这一边,那是Bucky,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队友陷入麻烦"Steve看着床上的Bucky

        "我知道自己很难接受,"Steve继续说,"但是我必须接受,他是个战士,我也是,我们都是为了战斗而被制造出来的,战争当中会发生任何事情——"
       "  从Bucky恢复记忆起,那些平静的日子,Bucky从未得到平静,那些无边的黑夜,那些无穷无尽的愧疚和痛苦,那些冬日战士杀掉的人的哭喊和眼泪,在每个平静的白天夜晚慢慢地啃噬着他,对于我们来说的每个难忘的,漂亮的,浪漫的夜晚,对于Bucky来说全是地狱——"
  
      "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着如果当初掉下去的人是我自己,被洗脑成冬日战士的是我毁掉我当初不惜用生命去保护的一切,我想我会和现在的Bucky一样,会不惜用尽任何手段甚至生命去做哪怕一丁点的好事来减轻自己的罪孽,在不停地战斗中当中去获得那一点少得可怜的平静。"
       Nat静静地听着Steve自顾自话。
       " 这就是Bucky,我的Bucky就是这样的,见不得女孩儿哭,更不忍心他们受到伤害,在布鲁克林的他曾经为了一个12岁的小女孩的眼泪揍得三个臭名昭著的流氓从此不敢踏入杜兰特那一条街,"
         "所以Natasha,你不必道歉,你们是搭档,保护你是他应该做到,更何况你可是他70年来唯一爱过的女人,保护你是当时的Bucky唯一想做并且应该做的事。"

        沉默持续了一会儿
   
         "你怎么会知道"Nat问Steve,她不记得除了Nick和自己,还会有第四人知道她们曾经的关系

        "他的武器库——",Steve对Nat,低头笑了笑,
    
        "在西伯利亚我们一起去找Zemo的时候,他的武器库里面有一架M4A1卡宾,上面印了Romanoff,那个时候我就怀疑你们俩以前可能认识"
       
       "他还保留着那个?"Nat问
       Steve点点头, "他时常用那把枪,我是说在我面前他会用其他的武器,但是,我知道那把Romanoff他很宝贝"
      
       Nat笑笑。

        "然后我听你叫他James"Steve继续说,
     
        "我听过很多女孩儿叫他James,当然,布鲁克林的女孩儿会叫他Bucky,但是自从加入军队,私下里除了我和咆哮部队的手足会叫他Bucky之外,他会让其他人叫他Barnes,女孩儿的话他喜欢被叫James"

     
      "哦,多幸运啊,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地方居然碰到这么漂亮的小姐,我的名字叫做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隶属咆哮部队——"行了一个帅气的军礼,英俊不羁的Barnes中士倾身上前同对面可爱的金发小护士介绍自己。
       "Barnes中士——"
       "哦!拜托!小姐,请叫我James! 如果你愿意的话——"一双绿色的眼睛紧盯着眼前的美人儿,声音低沉略带沙哑,性感非常。

         "女孩都喜欢又酷又坏的男人"曾经Bucky歪着嘴笑着对Steve说,"这样他们充满未知与惊险,女孩喜欢这样!"
       

        "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探听你们之间的关系——" Steve不知道该如何面对Natasha
         "我很抱歉之前没有告诉你,"Nat望着床上的Bucky说

       "James,我是说Bucky,他训练了我,18年前,他被唤醒执行任务,期间连带训练我们一批间谍"
        "最开始他只是个朝我脸上不停扔铁拳的混蛋,然后,事情起了变化,不知不觉间,我们——"
         Steve面无表情地地听着Nat向他坦白
        "一开始我们只是想有个安慰以此打发无聊的训练时间,但是随着时间的加长我们,我们——"
        "我们产生了想要一起远走高飞的想法,事情进展的不顺利,他为了掩护我被重新抓走了,而我后来遇到了Nick——"
         "我很遗憾"Steve低低滴说
       
         "你不必遗憾,"Nat继续说,  "Bucky不属于我,不属于九头蛇——"Nat抬头,直直地看着Steve
         "Bucky属于你,他属于那个从一开始到最后都一直关心他的人,那个人就是你"
       

       过了一会儿

       "但是我不是很确定——"Nat的话让Stevs有些腼腆,
 
     "我不是很确定把他留在我身边到底是对还是错,我是说,每次当我回想起罗马尼亚的Bucky,我走进他的小屋,里面有冰箱,桌子上有啤酒,还有士力架,有烤箱,还有沙发,一切都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生活,哦!上帝,他回来的时候甚至还买了6个布林——"
   
        "Nat"Steve的头垂得低低的,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他其实可以过着另一种生活,一个完完全全普通人的生活,我是说,只要,Bucky愿意,他有能力避开所有的敌人,在没有我也没有九头蛇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我不确定把他这样强行留在我的身边是不是对的,"
       "我也不确定内战之后,或者说这次行动完成之后 是该让他独自一人,过平淡的正常生活,还是和我在一起再一次把他拉到无穷无尽的战争当中——"Steve激动起来
       
            "嘿,Steve,这不是你的错"Nat捧着Steve的头,用额头抵住他想要让Steve平静下来,
         "嗨,Steve,他是Bucky!好吗,你应该让他自己选择是不是留在你的身边,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他想要走的话,你留不住他,明白吗?留他一个人背负70年的过去很艰难,而现在,他有你在他身边,那很好!"
       "Nat,但是——"
       "嘘——"Nat用手指按住Stwve的嘴唇,摇摇头
        "Steve,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对于Bucky来说,或许目前只能在战争中去获得平静,但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超级英雄从未创造过未来,坚持你认为对Bucky好的事情,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谈,我打赌你们俩哥们儿从重逢到如今都还没好好谈过——"
        抱着Nat的Steve顺从地点点头。

         Nat的手机震动起来,Nat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他要醒了,你陪陪他,Nick找我,我先撤了"说着Nat利落地走出病房。

————

       Bucky一睁眼就看到Steve站在自己旁边,就像以前一样,发现Bucky醒来的Steve朝床边动了动,Bucky迷迷糊糊还未调整好自己的视线。
         "Steve——"Bucky用惯常慵懒的声音呼唤他的好友。
         "想要点水吗"Steve的声音响起,轻轻地抬高Bucky的头,将水杯挨着Bucky唇边,Bucky顺从地低头喝了点水,拉扯嘴上的伤口疼得嘶嘶地抽气
          "我睡了多久了"Bucky舔舔嘴唇,显然干裂的嘴唇再次遇到凉水的感觉让他觉得不错
           "差不多有三天了"Steve看着他回答
           "你的任务怎么样,"Bucky"我走之前听说你去跟踪Klaw了"

           Steve点点头"我们得到情报说Klaw会在另一个城市会见一个神秘人,我们猜想可能是他后面的老板什么的,因此一起过去做了侦查我和Wanda和Sam一起到了那里,但是敌人似乎早有准备,发现了我们,于是我们就开火了"
         "你受伤了吗,有谁受伤了吗"
          "Wanda受伤了",Steve的眼睛有些难受,用手用力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敌人里面有个一个超级战士应该是会入侵人的思想,实力远在Wanda之上,在我们攻击Klaw的时候,Wanda被控制了,差点伤了Sam,等我们反应过来就被包围了"
          "嗯,那可不怎么妙"Bucky皱了皱眉头"伤的重吗?我是说Wanda"
    
         "还好,幸好敌人没有怎么跟Wanda过不去,中途抽离了对Wanda的控制,我们找到机会撤了回来"
           "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一回来就处于极度疲惫状态,医生给她做了脑部共振,让她好好休息"
           "看来对方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无暇分神,否则不会放弃控制Wanda"
          "比如——某个实验基地被一群不要命的混蛋给毁了?"Steve说着笑了笑,看着Bucky
         "听起来很合理"Bucky点点头,笑着望着Steve
          "嘿,老兄,我很抱歉"Bucky说完却不知道该继续,     "我知道你心里面很担心,但是当时情况——"
          Steve给他一个手势让他停止,他认真地看着Bucky,然后像是左顾而言他,    "嘿,buddy,还记得上次我说过的那个Bar吗,"
         Bucky点点头
         "等你好点,我们可以去那里聊聊,有些事情,我觉得咱们可以——"
       "没问题,等我好点,你这边工作告一段落,咱们好好喝一杯,说一些我们错过的事情"
        "就这么说定了"

————
          Cyber Project
         "由Klaw集团公司为您全面呈现"甜美的声音在各种跳跃的数据和字符当中巨细无遗地介绍,
        巨大的全息投影率先跳出了Klaw巨大的logo,然后是Klaw的全息人像站在大家面前,为赛博计划做出全面的介绍:
           "综上所述,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的脚步已经不再拘泥于地球本身转而走向星系,冷兵器和热兵器的应用已经完全满足不了现代和未来人类的进步,转而投向更加先进,更加尖端的,更加满足不同环境需要的生化武器的研究,因此赛博计划,应运而生,通过Klaw集团之前长达二十年对该项试验的可行性研究,终于找到一种能通人体血肉完美结合不会产生排异反应的同时,又能全面抵御各种武器的攻击的超级金属——Vibranium(振音金属),由此,诞生出了地球上第一个赛博人——"
        随即Klaw的影像消失,变成一个机器人的全息影像呈现在Steve和Nick他们面前,
       "就是那个恶心的东西"Natasha翘起双腿,眼中充满了愤怒,同时磁性的女声讲开始讲解赛博人制造的原理
        "他以为他们是谁,造物主吗?!"Wanda不解
        "我们制造出如此叹为观止的生化人主要是为了满足不同环境,不同人类的意志,我们用人脑代替电脑作为赛博人的指挥中心也主要是为了用途的多样性考虑,战争只是人类冲突的其中一种方式,当我们把一个普通人升级成为一个赛博人之后,那么Klaw集团今后的使命则是让其在经济,竞选和政治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毕竟如今的地球,为生化人争取存活的权利也是自由主义的使命之一,一旦赛博人作为生化人争取到同人类相同的人权,那么赛博人军队的合法化也将得到法律上的支持自由存在于世。
        当然这是Klaw集团为大家描绘的未来世界的蓝图,现如今Klaw公司急需您的合作,我们需要振音金属作为机械原料,如您刚好有我们所需的储备,恳请您的支持,同时更加需要无私的志愿者加入赛博计划的实验运行,我们将为您和您的家人提供可观的补助和保障,目前公司允许计划赛博人数量为5万,如能得到您的鼎力相助,Klaw集团将考虑将赛博军队以雇佣兵形式同贵集团签订合同,随时随地为您效命"
            "these sons of bitches!"Nick一把将电子遥控器砸在墙上。
            我们得阻止他

————
 
         Steve不久之后收到了Stark的快递,是他的星盾,Steve相当惊讶,因为毕竟在内战之后,他与Stark相当于是彻底决裂,他没有料到Tony会在这个时候将星盾给他
       "我透露了我们现在遇到的麻烦,被你揍的半死不活之后,Pepper也暂时回到了他身边 我说的是暂时——"Nick粗声粗气地说,似乎还没有从余怒当中出来
       "我有武器,Tchalla有充分的装备——"
        "但是没有一件衬手的!"
        "我不需要他!"
         "我没说你需要他!"Nick辩论起来去相当蛮横, "它需要你!"
       "星盾需要一个主人!"
      
        "我不配做他的主人,我不配拥有他"
        "Howard是为了你才把它制造出来的!Captain"Nick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跟Steve磨蹭,脾气变得暴躁起来
       "我亲爱的Captain! 要我说! 现在外面有个邪恶的神经病自称创世主想要制造一只邪恶的生化军队,目前看来你是想要去阻止他的对吗?!"
       Steve茫然地点点头,"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你他妈说的简直太对了!Nick一拍桌子"现在,两条路给你选,一是你Steve带着你的小情人Bucky远走高飞永远别插手这一档子拯救世界的烂事儿任它躺在某个博物馆,纪念堂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橱窗里面我他妈不管让它烂掉或者被Klaw抢去做某个该死的赛博人的脑袋;
         还是美国队长现在拿起他的的星盾跟着他的搭档冬日战士将自己前仇旧恨放一边,做他认为该做的事,对的事!让星盾履行他该履行的指责——和他的主人美国队长出生入死,人在盾在,人亡,well,"Nick歪了歪他那黑黑的大脑袋,
         "到那个时候我们到是可以讨论一下它的退休方式!但不是这里,不是现在!Steve!"

———气氛有一阵尴尬的安静,
       "很激动人心的演讲"Steve评论
        "我可以再多讲点,如果你爱听的话"
        "足够了——"Steve撇撇嘴
         "所以,现在,Captain,可以滚出我的办公室了吗,我得给我们的国王打个电话!"
        "OK sir ,再见,Sir"
          Steve拿着他的星盾滚出了Nick的办公室

————
         在Steve赶来看Bucky之前,Nat正在和Bucky叙旧,
         Natasha抱起手臂半靠着墙壁盯着床上的冬兵,后者半靠着床沿,一双眼睛大胆又坦然地望着Natasha。
   
        "我讨厌那个!"Nat似笑非笑地说。
   
         "哦不,你爱死这个了"Bucky一阵见血
     
          "所以,听说你还保留着我的枪?"Nat咬了咬嘴唇,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是很在意,背靠着,指尖一下一下点着墙壁,挑着嘴角问
        
           "well,那是一件不错的生日礼物,再说,你不也存着我送你的匕首——"Bucky盯着Natasha不动声色,似笑非笑地回答
         "我本来想把它扔在西伯利亚的白桦林里,但是想到它曾经救过我一命,更何况,我发誓要找到那个伤透我心的混蛋,然后用它亲手剁掉他的老二!"
          "哇哈"Bucky做出一个吃惊的表情
         "那听起来像是黑寡妇会做的事情!你找到他了吗?"Bucky的笑意逐渐加深,声线慵懒又迷人

         "找到了,他回到了他旧情人的怀抱"Nat的绿眼睛幽幽地盯着Bucky
          "那他可真坏,你真应该一刀剁了他,趁他没有反抗力之前"Bucky歪着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摊开双手,他身上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修长的双腿就那么随意地摆在床上,眼睛盯着Natasha,一付任人宰割的模样。

         Natasha逆着午后的阳光,幽暗的眼睛藏在阳光的阴影下面,她就这样望着冬兵,然后过了很久,久到Bucky以为Natasha不会再说话,

          "我改变主意了——"Nat沙哑低沉的声音终于响起。
          Bucky好奇地歪过头,一双鹿仔一样的眼睛困惑地望着Natasha

          Natasha没有回答,过了好一阵子,才下定决心,慢慢地走到Bucky面前,双手捧起他的头,在他的唇上缓缓地印了一个吻——
"до свидания,James”(再见,James)

————————
废了这么大的劲儿,冬寡终于给拆了!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