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 here(5)

       "准备好见他了吗"Nat问Steve,后者静静地望着窗外,用惯常的扑克脸,看不出他心里想些什么。
       "不是很确定"Steve没有转头,过了很久才回答。

        "我等了三年,从我第一次在桥上遇见他知道他还活着开始,我就确定,会有这么一个时刻,我和他会重逢,我找了他两年,摧毁了无数个九头蛇基地,辗转过无数战场,东欧,古巴,罗马尼亚,俄罗斯……任何一个冬兵可能出现的地方,大部分都扑了个空,偶尔幸运的时候会得到一点点线索显示冬兵有可能参与过的袭击,可能是九头蛇似乎已经收到我在找他的风声,我们总是或早或晚地错过,直到那一年之后连那一点点的关于他的信息都被切断了,Sam曾经委婉地提醒,有可能Bucky已经——"
       "但是我无比确定,Bucky还活着,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就在那里,我告诉自己,嘿,这可是Bucky,那么高的悬崖,那么大的风雪,70年他都活过来了,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然后我意识到是他自己切断了所有线索,

          他在躲我,他——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面对我,我是说在他经历了那些事一次一次的洗脑,执行刺杀命令,Oh,god,那可是Bucky,我的Bucky,而我——"    

      "Steve,"Nat拍拍Steve的肩,想要安慰他,"他甚至没有办法面对自己Steve,从另一方面看来你应该高兴,他一定是记起了你才会躲着你"
       Steve低头说着。"直到一年以前的德国,我们一起找到他,他仍然想要从我身边逃离"
       "你们谈过了吗?"Nat问Steve
       "没有"Steve摇摇头,"上次从见面开始我们一直在战斗,Zemo,内战,直到我们都半死不活,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但是他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请求Tchalla把他冷冻起来,后来,你知道……"
       "yeah,明白,wrong time"Nat点点头,给了Steve一个拥抱"听着Steve,一切都会变好的,找个时间,好好找他谈谈。"
       Steve顺从地点点头

        ——————
       Steve站在Bucky门外,踌躇了一下,下定决心似得,推门而入。
       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他,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仍旧是那件白色的T恤,黑色的工装裤衬着他的腿细而修长但Steve知道那双细而修长的腿蕴含着矫健的力量,Bucky就那样随意坐在床上,完好的右臂搭在曲起的大腿上,嘴角微闭,认真地地望着两位为自己做final check的医生,活像Bucky12岁时接受校医体检乖乖模样,Steve这样想。
       "Steve——"Bucky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呼唤他的同伴,同他高大冷酷的冬日战士形成反差,Bucky的声线一向软萌慵懒,偶尔性感又温柔,Steve忽然觉得早上的阳光有微醺,自己的心有那么一瞬而过的停顿。
       医生的检查已经接近尾声,她们向Bucky点头示意表示一切正常,Bucky谦逊地点头向医生说谢谢。
      
       Steve就这样半靠着门口,看着Bucky,看着围绕着Bucky的医生,直到她们陆续退出关上房门,Steve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静静地看着Bucky,似乎从来都没有时间好好这样看过他一样。

        这样的安静和沉默大概持续了很久,"Steve——"Bucky笑着再一次呼唤Steve   " are we gonna do this all day or you can come here give your old pal a big huge"
         "我可以一直这样静静的看着你"Steve想,然后终于,他微笑着走向Bucky,结结实实地把Bucky一把拉住拥进自己怀里,他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疼痛
      "嘿,感觉怎么样"Steve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要跟Bucky说,但最终说出口的只有这么一句,Bucky的身体仍然结实,他能感受到Bucky身体的温暖,心脏的跳动,他口鼻中充满了气息,Bucky的右手有力地回抱着他,Steve感觉自己自己抱着的是从厚厚冰层里面醒来之后,唯一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感受到的真实。

————————

         Tchalla和Nick给Bucky安装了一条新的左臂,当然,他们不可能让一个缺胳膊的战士去帮他们打仗,Bucky很快适应,现在他用左手轻轻捏着一块方糖,这只手臂扛过火箭炮,扔过无数金属炸弹,结束过无数人的性命,沾满鲜血冷酷无情,而现在,这个可怜的小东西就躺在他的手掌心,只需轻轻一捏,就能化作粉末,Bucky就这样摊着手臂,看着那一块白白的小东西,任凭自己蕴萦在袅袅的咖啡香当中.
          "你想直接吃掉吗"Wanda抿了一口自己的咖啡,走上前来"味道不错,就是比较腻,我试过"
          Bucky望了Wanda一眼,回过神来,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然后将糖放进杯子里面,冒气两颗小泡泡。
         "睡得怎样,你会做梦吗"Wanda问,然后发现自己唐突似得吐了吐舌头
         "每晚"Bucky苦笑着回答。
         "我也是"Wanda撇撇嘴,"那些鲜血,枪声,从未停止的哭喊,有次我早上醒来发现我的天花板上有个洞,我想应该是我在梦中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你呢"
          "有次我梦见自己快溺毙在冰冷的湖水里面"Bucky说,"等我醒来发现自己的大腿被我自己射了一枪,整个人浸泡在血液里面。"
          "哇哦,那挺酷"Wanda崇拜似地点点头。
          "No big deal,我经历过更糟糕的"Bucky安慰地笑笑
          Wanda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听着,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但是光听你的声音和笑容让人很难把你同冬日战士对应起来,你看起来很善良,很sweet"
            "我不是很确定,但是近几年我是很多人的噩梦"Bucky喝了口咖啡
            "我也是"Wanda接话,"人们怕我——有时候连我自己也怕,有时候听到别人在背后叫我女巫"
           "听着,"Bucky望着Wanda,绿色的眼睛深深地望着Wanda,"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那都不是真正的你——"他想要好好安慰这个无助的可怜的小女孩不要让她感觉自暴自弃,但是意识到自己再说什么的时候,他闭了嘴,薄薄的两片嘴唇委屈地闭起来
           面前的Wanda莞尔一笑,捏着咖啡勺不停地搅拌着手上的咖啡杯,歪着脑袋望着Bucky.
           "狡猾的小东西"Bucky像只掉落陷阱的小狗一样,轻轻的说了一句,Wanda被他的模样逗得咯咯咯笑起来。

——————
            你结交了一群很不错的朋友,Steve刚在Bucky面前坐下来,Bucky说
          "是的,他们确实"Steve很高兴,"Wanda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Steve拿出一个耳机给Bucky,"这是那孩子的私藏品,纪念版,Sam那小子找她要了好久都不给,想必是我们的Barnes中士用了什么特别的魅力"Steve笑着说。

             Bucky笑着接过来,上面付了一张小纸条,典型的儿童体写了"have a nice dream"
           "你觉得呢,Steve,她还只是个小孩"Bucky笑着说
           "可是我记得当初,那个黑发小姐Nancy才17岁,Bucky,别忘了,你打算邀别人去看电影"Steve反驳
            "我是准备把她介绍给你,你说过你画肖像缺一个模特儿"
              "hell no!,我说的模特儿可是你,可是你居然不肯乖乖安静地坐上一个小时来让我画你"
            "Steve,不要对我那么残酷,让我保持一个姿势坐上一个小时会杀掉我的,我认真的,哥们儿!"Bucky沉静在属于他们的记忆力,眼睛闪闪发光, Steve不知道为什么笑起来,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好久好久没有做这个动作,而自己现在必须马上做,他望着面前的Bucky,他的眉眼,他的鼻梁,他的眼睛,他的嘴,他皮肤下面的胡渣,一切的一切,让Steve内心深处由内而外,像是有颗水份饱涨已经准备要破土而出的嫩芽,Steve就感觉自己的嘴角裂开到不可思议的弧度。

          "队长先生,Fury先生请您到他办公室,队长先生,Fury先生请您到他的办公室"Nick透过对讲机向Steve传话。

         Steve无奈地摊摊手,Bucky向他投去一个理解的笑容,
         "鉴于从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好好聊聊,你知道,老是各种各样的情况"Steve边不情愿地站起来,一边说,"我知道楼下街头角有个喝酒的地方,先在他们叫做Bar,我觉得偶尔我们可以去那里逛一下"
         "等你忙完,随时恭候"Bucky答应
          "那就这么决定了"Steve指了指Bucky做了一个说好的手势.

        Nick办公室
       "两条关于Klaw的线索已经派Nat出去跟进了,她那边正在监视Klaw集团大厦的一举一动,我尝试call Sam到这里,不过他好像被某个case缠上了,如果我们要他尽快加入,你得去帮他搞定他的摊子"Nick放下电话,对着进门的Steve说,"我需要你回一趟美国"
        "什么时候"
        "今晚"
         "没问题"
        当晚Steve离开瓦坎达回了美国

        目送Steve离开,Nick拨通电话,"Steve走开了"
        "多谢"后者说了一句。
        "不用,我觉得我自己是个重度DBSM患者,总是喜欢给我喂过子弹的人帮忙,你有三天时间。"Nick摊摊手,挂掉电话。

      美国,街头闹市

        Steve遇到Sam的时候他正忙着和一个身体暴涨成三倍的变异人战斗,自知不是对手,变异人专挑人群多的闹市逃跑,擒拿市民做人肉盾,并顺手扯落天桥,市民的恐慌和哭喊不绝于耳,
          "队长,我果然不擅长对付大个子,他是你的啦,btw,他是九头蛇"
            Steve出现,Sam松口气,转而去解救那些挂在天桥上的平民。
           Steve将大个子逼到一个废弃的仓库,没有了星盾的Steve防守和进攻力量都大大的削弱,全靠血肉之躯同变异人周旋,在两人死命对打的时候,变异人身体像是最终承受不了负荷,已经没有了任何思考能力,只是像个困兽一样抓着眼前的Steve撕扯。"我知道你很痛苦,big guy,但是等下就不会了"Steve对着变异人安抚说"平静下来"
        变异人更加暴走,Steve废了点力气终于将变异人搞定了。

        
          "样本分析结果出来了,结合之前的资料,现在可以确定,这次的敌人是九头蛇实验基地遗弃未销毁的试验品,注射了某种血清导致细胞短时间内急剧膨胀,前额脑叶部分切除,并被施加了某种虚假记忆最大程度的激发实验体的暴力倾向,让试验品误认为是出于某种战争当中"
Steve解决了变异人,和Sam汇合,意外看到了Sharon正在向Sam一起阅读变异人的血液分析报告.
             有些诧异,Steve虽然知道Sam一向对Sharon印象不错,但是到一起并肩作战?
            "Sam打电话给我的"Sharon似乎看出了Steve的疑问,"当变数发生当时,你在瓦坎达,而我刚好有任务在国内,所以他给我打电话想我求助,想要我提供一些技术上和情报上的帮助"
             "对,队长,这次多亏了Sharon,她帮了我很多"Sam看来似乎对这位新的搭档很满意。
             解决掉这边,我们准备准备——
           "哇哦哇哦",Sam投降地举起双手,看到Sharon勾过Steve的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吻,
           "你们是先开间房还是我们先到瓦坎达再说?"
         Steve放下Sharon,擦擦自己的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当——当然等我们回瓦坎达再说——"

        Sam负责驾驶主控,Steve坐在他旁边,Sharon正在摆弄一些不知名的微型设备。
        你看起来不一样了"Sharon仍然低头弄着,随口对Steve说。
          "嗯?是吗,你说哪方面"Steve不明白Sharon的意思。
          "几乎每个方面,之前的你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绷满的弓,一种随时准备好战斗的状态,连我们一起看《冰雪奇缘》的时候,你都正襟危坐,让我感觉像是和你一起在做战前分析会议一样"Sharon笑着说

         "哦,该死的!"Steve懊恼地回头"我有那么糟糕吗,我的意思是,哦我的上帝,看来我的自我感觉太过良好,我一直觉得我们的约会进行的不错"Steve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抱歉
         "哦,不不不,Steve,你误会我的意思了"Sharon赶紧安慰,"我从未对你的感情产生过怀疑,一切都棒,但是,我只是想需要你放放松,谈个轻松的恋爱什么的,但是转念一想,一个背负着那么多过去的老兵是不可能会谈一场轻松的恋爱哈,所以我,sorry,是我索求太多——"
          "Sharon,"Sam终于闲不下来了,"你得原谅Steve,毕竟他老人家可是70年都没有约会过的人,能让美国队长在你的面前紧张,说明你遗传了卡特家族的优良传统"不可否认Sam有一种天生的幽默感,Steve嫉妒地承认,哄的Sharon很高兴,把Steve从尴尬的境地中解救出来。
          "嘿,说一个有趣的事,Sharon,不是Steve,Steve,本笑话老人不宜or Steve不宜,你知道twitter上有个关于冰雪奇缘的话题叫做Give Queen Elsa a Girlfriend 的话题吗,已经传了好几万了,那很有趣!"
        "Sorry,Sam我听过,但是从未参与过,你参与了吗"Sharon歪着头问。
          "Yes,我参与了,我推给了迪士尼,想要他们再安排一个女角色进去,最好是红发的,巧克力皮肤,就像是Harry Berry那样的?"
          "嗯"Sharon看起来非常苦恼的想了想,"嗯,我觉得, 她和妹妹Anna的cp是目前网上最多的,但是谁知道呢,没准下次编剧会另外加一个charming的角色进去,可能是女王的侍女什么的 或者某个邻国的公主什么的——"
           "如我打扰,"Steve终于放弃似地打扰了另外两个人热烈的八卦,"我听得很清楚你们的确是说Queen Elsa对吗?"
         "Sharon如果我错了请纠正我,但是我的记忆告诉我Queen Elsa,就是那个白色头发的,可以发出冰雪魔法的确实是个女孩子对吗?Sam,你确定你没有记错是Give Elsa a girlfriend而不是give Elsa a boyfriend?"Steve突然对这个话题产生听觉方面的怀疑。
         Sam和Sharon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再一起忘了眼一头雾水的队长,"我非常确定是女朋友,Cap,百分百确定"
         Sharon也跟着Sam点点头。
        Steve更加不解"but why,I mean how,为什么我们要给女王Elsa一个女朋友?"
       "那你告诉我,队长,"或许是螺旋桨的声音太大,Sam提高了声音
        "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给女王Elsa一个女朋友呢"

——————
          三天后,Steve,Falcon和特工13号出现在了瓦坎达大楼的楼顶机场,Tchalla几乎上是默许了前神盾局特工暂时在这顿大楼搭建了临时的工作室,而自己回到皇宫部署作战计划。

           "Bucky在哪里"Steve刚下飞机就发现Bucky没出现在队伍中
           "我派他出去做一个小小的任务,Cap,我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如何确保他不会有事"Steve的声音紧张起来。
         "因为他刚刚sms给我说晚餐预备他的一份儿,Cap"Nick发现只要是任何关乎冬日战士的问题,他都需要额外留心美国队长,担心对方一不小心会一拳招呼过来,oh shit ,他绝对相信Steve会这么做。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Nick在心里吐槽想

          如Nick所说Bucky出现在晚餐开始前,Steve觉得含在喉头的梗终于可以吞下了
        "你去哪里了"
         "大楼的安保出现点问题,我去国王护卫队探听了点消息"
         "结果呢"
        "我们多虑了"
        "很好"
         见到Steve放下心来,Bucky才拍拍同伴的肩,走开去拿咖啡,路过Sharon的时候Bucky微笑着向她致意,Sharon微笑着回礼。
          这是Sharon第二次见到Bucky,第一次的时侯不是很愉快,冬日战士差点捏断了她的喉咙,但那些已经过去了,Steve告诉她Bucky脑中的口令已经驱除,她对冬日战士没有交集,一切只因Steve,如她所料,没有Bucky在身边的Steve看起来坚不可摧,毫无缺点,就像硬币的两面,而Bucky,是Steve的另外一面,是另一个Steve,Sharon默默地想。
          "嘿"Bucky正准备张口,Steve已经转头准确地捕捉到Bucky,随即前者将手上的钢笔抛过去
          "你的笔,忘事佬!"
          后者轻轻接住,对着Bucky笑笑,"干嘛不给我收着"
          "你需要它,笨蛋!"
          "说的也是!"Steve赞同地点点头,利落扔进兜里,走开找Nick去了。

          "我不得不说"Sam靠过来,"在你面前的Steve完美到令人嫉妒,但是在Bucky面前的Steve,"Sam撇撇嘴,不完美到令人——"
           "我很高兴他这样的不完美"Sharon笑着说。"这才是真正的他。"

————
         黑寡妇像只小猫一样潜进大厦,看到了Bucky斜靠在阳台上抽烟,如果不是或明或暗的烟头,Nat几乎不会注意到他
        " 还是睡不着吗,美人儿?"
         不得不说,黑寡妇的问候都带有挑逗意味。
          Bucky看了,点点头,然后继续抽烟,或许是他的样子实在是让Natasha心疼
        "我睡得够久了"Bucky回答

         "该死的!"Nat暗暗骂了自己一声,不由自主地停下来,靠近Bucky,
         "May I "Nat示意Bucky, Bucky掏出烟盒,递给黑寡妇一直,黑寡妇眼神忽明忽暗的看着他,含着着咽,突然突然慢慢地靠近,让自己的烟和Bucky的烟接触在一起,
         "借个火"Nat的眼睛光芒流转
          "Steve知道你的睡眠障碍吗"Nat呼出一口烟,透过烟雾望着Bucky
         "他知道,但是他不希望我知道他知道,这听起来很蠢"Bucky自嘲的笑笑,"他知道我的感受,但是又要努力保持一种日常生活的样子,很多次噩梦醒来,我都感觉到他在门外,你知道,作为冬日战士任何一点点空气流动都足以激发我对周围环境的感知"
         "更何况,他是四倍于常人的大个子"Nat笑着接话
         "yeah,stupid Steve"Bucky笑起来很温柔,
          "他就这样徘徊在我的门外,有时候就静静的站着,低着头,秉着呼吸,有可能靠着墙,但更多时候就只是站着,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因为在那之前,我会再次睡去,多数情况是我在我的房间里坐着,他就在门外站着,我就是知道他在那里,我的好朋友在黑暗里,陪着我,这很怪异,"Bucky的声音已经近乎呢喃
          "那你为什么不让他进去"
          "我不想他面前展示一个破碎的Bucky"
           "那他为什么不敲门进来"
           "他知道我不想"Bucky低低的说完,就这样静静地望着黑夜,在觉察到黑寡妇望着自己的时候,他回望着她。

        
         ————
        Bucky有双漂亮的眼睛,Nat知道,一开始她就知道,即使在黑夜当中,Nat也能看到Bucky眼中像是星辰在流转。

          "这个男人还记得自己"Nat心里告诉自己,仿佛一瞬间回到了15年前

          15年前她陷落在今晚的同一双眼睛当中,他们的相处大部分是沉默的,当时的Bucky是冷酷强大的战士,作战狂野强悍,身手矫健敏捷激起黑寡妇深深的征服和迷恋。 而多数没有战斗的日子里,冬日战士常常用一种鹿仔一样困惑而受伤的眼睛望着Natasha,激发起她已经消失殆尽的母性,想要倾尽一切好好亲吻心疼眼前这个男人。
         他们一起躲过了一轮又一轮九头蛇的搜索和袭击,Nat为Bucky用冰雪清洗过左肩机械臂咬合的伤口,Bucky让Nat咬住自己的匕首,硬生生地从她后腰上的血肉里锹出入腹的子弹,他们曾经像一对幼兽一样拥抱在西伯利亚的寒冬里相互舔舐伤口,彼此支撑着度过最绝望的岁月.
          像所有亡命天涯的情人一样,他们最终被围得走投无路,他们一起蜷缩在厚厚的白桦林里,她胸口的枪伤已经让她危在旦夕,他趁她疼得分神时用皮带狠狠地捆住她,勒住她的嘴,拖着她,把她埋在岩石块和腐烂的枯枝树叶下面,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没命地奔跑,Nat看着不远处的Bucky被无数脉冲发射放倒,九头蛇的军队一拥而上,她甚至没来得及吻别,当时她哭着想。
           5年前她再次遇见了她,再次被洗脑的冬日战士用一发子弹贯穿了她,Natasha知道,自己完全失去了冬兵,"bye bye比基尼,真是漂亮的分手礼物"Natasha想。

         "你们好好谈过吗"Natasha强迫自己把思绪拉回到现在,"你和Steve"
          Bucky没有回答,有一瞬间Nat觉得冬兵又像是幽灵一样融入到黑暗里。
          "我猜没有,"Natasha自顾自说"两年前,Steve追踪你的时候,他知道了是你故意切断了线索,他知道你在躲着他,不想面对他——"
          "这让他患得患失"Nat补充到。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