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 here(4)

"Klaw要求通话国王"塔台传来敌方要求连线Tchalla
  Tchalla示意接听
  "我的国王,好久不见"Klaw的声音
  "Klaw"
  "我还未正式表达你父亲去世的哀思和问候"Klaw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惋惜。
   "Klaw,你已经表达了,你给我最信任的经济大臣,外教大臣府邸和生物实验室送了三颗炸弹,不记得了吗?"Steve听出来Tchalla平静的语气下充满了愤怒。
   "Tchalla,"Klaw笑了笑,"你的父亲过去思想太过传统,太过古板固执,我希望作为儿子的你能够更加识时务,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
   "你想要什么"Steve实在嫌弃Klaw一付政治家的做派,这让他想起二战时期和他打交道的美国大臣。
     "美国队长,我们起草了一份协议,不知我们的国王意下如何,"
     "说来听听"Tchalla示意
     "我希望国王能够恩准Klaw矿业集团成为瓦坎达的直属机构负责国家矿业资源的勘探,开发,运输和贸易,当中产生的一切经济费用一律由Klaw矿业集团承担,Klaw矿业是一家实力十分雄厚的集团,业界意识超前,业务遍布全球各地甚至已经超越地球范围的探索,瓦坎达一直是她理想的合作对象,强强联合让瓦坎达的经济走进强国之列我们很有信心开拓一个新的瓦坎达的未来,对此我们已经起草一份协议,具体细节我们可以同国王商定,只需要国王认可,我们将会避免一切不必要的经济战斗损失,化干戈为玉帛。"
       "Klaw我不可否认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协议,不过,我似乎比我的父亲更加古板和固执!通话结束!"Tchalla示意Steve开火!

      战火开了三天(而作者无力描写)
      国王低估了Klaw的兵力,当然,如果Klaw只是按照国王预想只是袭击首都等军事要塞,那么他的战术布局是毫无问题,但是他低估了对手的卑鄙程度,也没有想过Klaw能在如今瓦坎达告诉发展的时期选择进攻,想必有足够的后援,Klaw矿业集团?是个什么鬼?!
       瓦坎达的昆式战斗机相比复联的战斗机更加轻盈,也更加灵活,但是,当夜空出显形的70多架猛禽突袭上空时,Tchalla也不免疑问Klaw的势力如何达到这种程度,更加严重的是,在Tchalla和Steve集中火力对付Klaw的节骨眼上,传来了多达十几个平民城镇遭受kb袭击的报告,医院,火车站,大批量的平民伤亡被牵扯进来,Tchalla明白这不是一方逞英雄的时刻,他是国王,他要保护自己的国民
        如果不阻止Klaw,事态将进一步扩大化,Steve和Tchalla要求连线Klaw
       "你的作战方式让人印象深刻"Tchalla压住自己的怒气,
        "呵呵过奖"Klaw慢条斯理,似乎早有预料,"如我所说,你们父子两人都太过古板,再加上一个更加古板对美国队长,拜托,这不是战争,1940已经过去了,Tchalla,这是新世界的战争法则,不惜一切取得战争的胜利,政治打压,经济制裁,平民? 哦,忘记提醒了,我记得你上台第一件举措就是增加300所免费学校义务教学? 这个注意听起来非常的不错!  而我刚刚好,貌似有这些学校的具体位置,想想看,嗷嗷待哺的全是瓦坎达的未来……"
      "无耻!"
       "战争本质就是罪恶,就是无耻!Tchalla,站在你旁边的美国队长深谙这一点!"

       Tchalla是超级英雄,Steve也是,但是两位超级英雄在一个卑鄙无耻的毫无任何超级力量的人面前选择了停火协议,向对方声称给2周的时间仔细考虑瓦坎达矿产资源外包Klaw矿业集团的可行性。Klaw欣然允与。

————————
        Tchalla分了一半的猎豹调查全国范围内的kb袭击,令人奇怪的是制造kb袭击的人居然是瓦坎达人民自己,都是zishashi袭击,无其他物证.
       "像是个女巫"一个小女孩儿证词,我爸爸和一个女巫在一起,然后就不是我爸爸了!"白色的女巫!"
        结合其他报告资料显示,Tchalla和Steve差不多明白,Klaw不是单枪匹马,他的合作者身负异能。
         "我们需要帮助"Steve深深地看着Tchalla。
       Tchalla了然地点点头。

————————

          "是的,你们他妈的绝对需要帮助!" Nick在当晚出现在Tchalla的会议室,当然,还有Nat,Clint和Wanda,相互打完招呼,Tchalla留下前妇联员叙叙旧,自己处理政事去了。
        "来来来,""Nick招手向Steve像是有什么八卦要和他分享一样,
       "我是说,你们认真的?,内战?真的?你们这群傻逼真的打起来了?!"Nick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Steve
       "是我的问题",Steve在Nick面前无地自容 "我的自私,不关Nat和其他人的事……"
        "Yeah!美国队长因为徇私 竹马旧情引起内战,新欢铁人惨遭抛弃,我在《世界新闻周报》上读了这篇报道,听起来非常客观!"
        会议室一时很安静。

         "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说来话长,Nick——"
         "Shut up,我不想听你说,我不能确定你的脑子是否状态清醒,现在,我有其他事情处理,你给我等着,"Nick跟着国王随从会晤Tchalla去了,留下Nat,Clint,Wanda四人拥抱寒暄。

        Tchalla把事情的经过和如今的战况和Nick做了陈述,一个国王至高无上,但是作为一个超级英雄,他需要听取意见,而Nick,他知道这方面的信息
      "Klaw一个人好解决的多,他只是一个被暴力和武器冲昏头脑的战争崇拜者,我们可以处理,我们的担心是Klaw以外的人,或者说是东西,根据我们的调查敌人里面有异能者,而且非常强大,我们目前预估也是Klaw背后的始作俑者,提供给Klaw的军火武器,暂时我们不确定对手实力,但是当可观超级能力加上可观的军事实力就比较棘手,更重要的是对手不在乎性命,但是平民是我们的弱点,敌人似乎很喜欢我们这个弱点"

       和Tchalla的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包括Steve,和国王的内务大臣们,等他们开完整个会议,Wanda已经快在沙发上睡着了,会议的大致结果是国王集中朝中的军队同Klaw周旋,而Nick则主要负责查出klaw的后台并瓦解他们。

       "Tchalla那边我完全不用担心,黑豹的实力不是盖的,但是Steve,我真正担心的是我们"等到晚饭结束,Nick召集Steve,Nat,clint和wanda在小房间集会,
     "虽然暂时还不能摸到对方的底细,不管什么样的异能我们有黑寡妇和队长……"
       "我们赢不了,Wanda"Nick 撇了一眼Wanda,

   "Nat,告诉他们,"Nick示意黑寡妇就目前形式做出分析

     "我们对对方是什么超力量不是很清楚,同时也不清楚有多少超异能人,每次我都要接近嫌疑犯的时候都会被隐藏的武装分子打乱,我尝试黑进Klaw集团的电脑,但是只挖掘到表面的信息,深层次的信息直接跟丢,因为他所运用的电脑语言不是二进制通用语言,而是瓦坎达的电脑语言和二进制结合的一种,暂时找不到方法突破,军队武装和超级力量的结合是我迄今为止见到最完美的,更加需要我们留心的是他们的战斗机猛禽,非常漂亮的战机,不进能够在对手面前隐形,同时能够逃过最先进的雷达扫描,速度之快,瞄准率之高让人觉得这根本不是这个星球的产物,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去骑乘这么一架漂亮的宝贝儿,而他们三天前出动了70架! "Nat嘶哑的声音因为兴奋变得更加性感。
        "Nat,严格来说,我们不能去骑乘它,比如驾驶——"Clint眼神闪烁不定的纠正……
         "所以,想要我示范一遍吗?"Nat撩开头发,碧绿的眼睛像蛇一样牢牢地盯着Clint,用更加低沉性感的声音似笑非笑地询问
         Clint乖乖地闭了嘴,示意她继续。
        "在前三个月前世界各地陆续发生的kongbu袭击和武装爆炸我都或多或少查到一点蛛丝马迹和Klaw集团有关系,但是每当我快要接近事实的时候,那些蛛丝马迹却像是幽灵一样消失"

       "所以,"Steve凝重地宣布"目前我们的情况就是敌人数量未知,实力未知,而我们就 5个?"
        "就像你之前说的,我们需要帮助,我们需要集结力量"Nat的语气听起来无可奈何
         "听起来不太可能,毕竟我们和Tony结结实实打了一架,而且,我伤害了Vision的感情"Wanda双手捧脸,很苦恼
        "我们有6个"Nick指出
       "什么,6个"Clint有些不解
        "是的,我们可以有6个"Nick说完,意味深长地看向Steve
        Steve明白了Nick意有所指,"你是说Bucky?!"
       "是的"
        "我不确定现在是不是让Bucky醒来的好时机"一提到Bucky,Steve变得有些不太确定
         "Oh hell,Steve!我们正在帮助一个国家度过战争,现在当然是他妈唤醒他的最好时机!"Nick听起来有些不耐烦
        "Steve,那本小红书已经被我从Zemo手中拿到毁灭了,费了点手段"Nat补充
          "但是我不确定世上就只有一本红书,或者会有备份什么的"Steve捋了捋自己的短发,
          "Steve,just让我到冬兵的房间,我向你保证!"Nick向Steve命令,正要出去,被Steve挡在了门口,

    "Look,"Steve为难地挡在Nick面前,"我知道你是boss,我尊敬你,我也相信你,但是我答应过Bucky,在没有找到办法清楚他脑子里的口令之前我不能让他醒来,Nicky,相信我,你不会想要这样——"Steve的声音听起来紧张而失落

      而他面前的Nick Fury也一点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Steve,我们现在需要他"Nick深深地望着Steve,希望他能挪动一下身体让路。
      "听着,"Steve不为所动,"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他醒过来,如果有任何一个方法能让他醒过来并且保证不被几个俄语词驱使,我……我会去做任何事情,我是说任何事情,Nicky,只要他能够毫无顾虑地醒过来,但是我……不能让你就这样毫无保障地将他这样唤醒,请原谅我,我知道我们缺人手,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我不能让你进去!"
   
     "Steve"Nat想要解释却被Nick一个手势压了下去,她也就只好闭嘴了,Steve因为太过紧张的保护欲,一手拦住去路,一手藏在后腰,Nat知道,那里有只小小的匕首,那是警惕的,随时被准战斗的姿势,她她略微后退,手慢慢收紧脑子里准备N套应对方案。

        气氛紧张起来

      "队长!"
      "队长!"Clint和Wanda想要阻止事态的严重都来当和事佬
        "所以,Steve,如果我必须要把冬日战士唤醒呢?!,你打算怎么做?就像你胖揍Tony一样胖揍我一顿吗?!还是干脆直接一盾牌朝我这张又黑又丑的老脸飞过来咋成肉饼?!"Nick眼睛眯起来,虽然只有一直眼睛,但是Nat,Wlint和Wanda还是感觉到了一只独眼散发出来的危险
       "噢,我忘记了,你没有盾牌了——"Nick无所谓地讽刺。
         
       "不,"Steve望着Nick,右手从后腰撤下,"我信任你,我不会和你打,但是……我也不会让你从这过去——"
           没有了盾牌的美国队长只能用自己的身体保持对战,而Nick的右手已经伸进上衣,Steve没有一点怀疑Nick一早已经将枪上膛,但是两人都没有退缩的意思
       "男士们,放松"Nat的的安慰含有警告的成分,
         "队长!求你们,我们不必这样!"Clint对这种情况最为无力,
         队长,please…我们已经经历了一次内战,我再也不能承受多一次了"Wanda的声音听起啦已经快哭了,手上红光隐现,小小的会议室仿佛炸药桶一般,只要稍拉引线就会爆炸

       紧张的气氛还在胶着。
      嘟嘟嘟的敲门声这时候传来打破了会议室剑拔弩张的气氛,"Fury先生,Barnes先生的解冻程序已经安您的要求准备好了"

       "What?!"Steve只觉得一股热血由脚底直窜脑门,愤怒着望着Nick,一手砸向门框"Nick,你太过分了——"

         这次打断话的是便装而来的国王,Steve现在已经不顾及国王了,一脸愤怒地望着仍旧和他对峙着的Nick,后者的手已经不动声色地将要拔出手枪

         "所以,Dr.Fury,你还没有告诉他吗",Tchalla有些诧异。

        "告诉我什么!"Steve吼声里面压抑着怒气,双眼愤怒地望着Nick

      "当然是Dr.Fury已经找到方法驱除控制冬兵的口令了"Tchalla不解的看着众人?!不明白他们怎么我现在还聚在会议室而不是在实验室,所以他还专门跑过来看看这群人正在搞什么飞机,"我以为你会很高兴听到这个"
       

       "What?"这下轮到Clint,Wanda和美国队长齐齐一脸懵逼?!一起望向还在说话的Tchalla,再直直着脑袋莫名其妙地望向Nick.
  ..

       "Well"Nick慢条斯理地回答并慢慢地从上衣里面摸出他的枪,当然如果在Steve眼中一个金属方形盒子也算是枪的话……
        . "不好意思,尊敬的国王,不是有意拖延您做事的效率,我只是有些好奇——"Nick,没有去看Steve现在的表情,好向他也从来不用在乎美国队长的感受似的,
         "老实说,我就是有些变态的好奇,你知道,这几个兔崽子在内战的时候我正在欧洲处理一些国家纠纷,well,经济和人权不是我擅长的部分,废了点力气终于把本来要分裂的部分再拼回去什么的,当然,这都是公投的功劳——"
         众人不懂Nick云里雾里在说些什么,"但是我很好奇我们的美国队长对了他的青梅竹马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而我,需要根据这个程度去判定我救的这个人,将来把他放到一个什么样的战略位置,以及根据这个程度我需要去判断救这么一个搞的Tony那个自大狂引以为傲的复仇者联盟的四分五裂的蓝颜祸水究竟值不值得——"
        "啪"随着Nick话刚说完,他手中的盒子打开了,一团悠悠的蓝光从盒子当中飘在了空中,而各种像是有某种装置将这团蓝色的光凝聚起来并且不会飘远,像是有生命一样,在盒子上空悠悠地飘荡,众人被这一团光吸引,Nat甚至微笑着看着Wanda,Wanda似乎似乎明白过来了

       "宇宙魔方",Wanda惊喜地叫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Steve如今只想到问这句话

          "噢,我伟大的美国队长——"Nick的话语听起来非常的不可一世,一手指向Steve的鼻子
        "你将要欠你的前上司Nick Fury也就是鄙人我一个大大大大大大大的人情,因为现在我能够做到你一年以来寻寻觅觅都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将你守护了一年的睡美人儿从他的美梦中安然唤醒顺便帮他脑子去掉一些不正常的苏维埃噩梦,嗯,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Steve维持这个姿势,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队长,我觉得我已经说的非常清楚,因此恳请劳驾?"Nick轻轻地挡开Steve仍然僵持的动作,和Steve错身而过,估计自己说的信息量太大而导致这位大个子老兵需要点时间处理,或者说责怪自己给这个毫无准备的大个子太大的惊喜,
       "Well,Steve,我觉得这个姿势特别的朝拜对我来说太过了,还有,不要幸福地晕过去,那会很丢人!"众人随着Nick和Tchalla一起朝冷冻室走去。

    

          ——————
        解冻实验还在进行,宇宙魔方的能量在Bucky头上像个光环。
         很奇怪,看起来像冬兵的灵魂出窍一样,Clint不合时宜的想象,然后悄悄四下张望下确保自己的心声未被听到。
        

          "会很疼吗"实验室窗外,像颗树一样,Steve望着实验台上的冬兵
         "不知道"Nick面无表情地回答
          "副作用呢"Steve不死心
          "不知道"Nick有些不耐烦。Steve讪讪地知趣闭嘴了,

              过了一会儿

         "  嗯…会影响他正常的记忆吗"果然Steve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比如"忘记一些本该记住的人什么的……"
       "Steve——"
       " 嗯"
        "闭嘴!"
        "OK…"
         "Nick,看在上帝的份儿上,饶了他吧,他只是太紧张了!"Nat有些同情Steve。

       
           "所以连你都没有告诉Steve?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多大了,有5岁吗"Tchalla年轻的国王有些同情Steve,被自己的队友这么玩弄感情,乘着Nat喝咖啡的时间,Tchalla问

      "Well,你知道Nick一向有些隐秘的,捉弄人的变态嗜好,而我……"黑寡妇一双碧眼悠悠地望着国王,轻佻起嘴角添一下嘴角的咖啡,顺带邪魅地一笑,"看来,有时候看两个男人打架似乎能让我特别地兴奋!"

        Tchalla自知在对付女人方面自认谦虚经验尚浅,于是专心和自己的咖啡。
              "但是Nat,你连我和Wanda都骗过去了,这有点太伤人了"Clint和Wanda齐齐凑过来表达他们的不满。
             "Steve是关心则乱,又不傻,你演技这么差,根本骗不到Steve"Nat理直气壮地解释
           Wanda和Clint相互看看对方,然后相互认可地对Nat点点头"说的也是"
    

        "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确定Nick是不是一定要这么做,"Nat轻轻对Tchalla说,"宇宙魔方,我们是这么叫它, 当年和Steve一起被解冻的一种能量源,不是地球的东西,被以前的神盾局秘密用来制造军事武器,Nick是这项计划的总负责人,后被Loki抢走并打开空间大门使外太空军队导致了纽约之战"
            "我听说过这次战争"Tchalla说
            Nat点点头"后来宇宙魔方被Thor带回了阿斯加德,而Nick留了一手,用了一个特制的盒子,储存了部分宇宙能量用于秘密研究,他后来是这样告诉我,我直觉Thor也许知道这件事,但是他貌似一点儿都不在乎,毕竟一点点能量对阿斯加德根本够不成威胁,那个盒子是Nick仅有的一点宇宙能量,我以为他会一直保存秘密直到遇到下一个世界末日,你知道,复活自己什么的——"Nat微笑着,认为自己没有信任错人而自豪。
           "你信任他"Tchalla笑着望着Nat
           "你知道,特工最不能有的就是信任,但是,是的,我信任他!"Nat愉快地承认。
         "Amazing,上次宇宙魔方的出现差点毁了整个纽约,可是这次宇宙魔方的出现却救赎了一个人的生命"Wanda说
          "生活真是难以预料"
          "是的,"Nick走过来,接着说"生活处处有奇迹不是么?"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