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bearone

I wish you are here (3)

        Sharon暂时不知道自己对面的家伙是谁,她用她漂亮的脑子飞快地翻阅所有CIA,神盾局的档案,但是毫无头绪,周围全是同僚的尸体,好像经历过很激烈的枪战,但是对此她毫无头绪,她的手控制不住痉挛发抖,好歹声音却还能镇定,而对面的女人眼睛冷得像是冬天里的冰,又像蛇一样,牢牢地锁着Sharon!
         "你是谁?" Sharon已经上膛,却不记得枪里还有多少子弹留下!
          对面的女人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盯着她,仿佛能看透她的灵魂。
          Sharon的记忆有些断片,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在这个别墅里,也忘记了周围的同僚是怎么样全部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只记得在此之前她正在找她新跟不久的上司一个叫做Alicia的强势女人准备部门会议资料.
           现在,她举着枪对着对面的女人,她的手上有很多血,一滴一滴往下掉,不知道是她同事的,还是她自己的,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是怎么样get到这些献血的,但是可以确定绝对不是对面这个女人的,对面的女人很干净,像个幽灵!
         "你是什么东西"Sharon换了一个问法,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个幽灵女人突然从眼前消失了,sharon慌了,
         "总算有那么一点聪明"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Sharon感觉女人的手很冷,很柔,像是冬天里枯枝,又像是冬天里爬行的蛇,她向抚摸艺术品一样,轻轻的抚摸着Sharon的后颈,Sharon感觉对方的头慢慢地向自己靠近,近到她可以感受到女人呼出的空气,呢喃在自己的耳边,吹着自己的汗毛倒竖,就算是最有经验见过各种怪异事件的特工也感觉头皮发麻。
      "哦……亲爱的,你知道我是谁" 女人的声音带有一种蛊惑,"我美丽的卡特特工 " 声音再次响起,"请不要将我忘记,在你宽容的外表下面"女人的声音温柔而魅惑,         Sharon的手不受控制抖得更加厉害,女人轻轻地把Sharon手上扣住的枪用指头勾下,继续在她颈后诉说
      "你知道我是谁……"
        Sharon抬着的手放下了,随着女人呢喃,Sharon的突然觉得眼皮很困.
       "我是你未经释放的的欲望……"
        Sharon觉得自己好像慢慢走在某个湖里,身后的女人的抚摸和气息像是烟雾
       "我是你从小到大的倾慕与敬仰……内心深处的渴望""
       湖水很冰,很舒服,Sharon觉得自己四肢在湖里面慢慢徜徉开来,湖深处四面八方卷起墨绿色的水草慢慢地慢慢地朝Sharon身上接近.
       "我是你的困惑,我是你如今的求而不得……"
        Sharon感觉自己被裹住,湖底的水草像是像是有生命一样将自己往往深处拖去
        "我是你夏日的烈火,我是你冬夜里的寒冷,我是你黑暗中的恐惧……"
        温柔的水草又像是某个人的双手,低温又温柔,偶尔握住坚定而安全,像Steve的手,Sharon想,放任自己被Steve的双手拥抱着,下沉……
      "我就是你"背后的女人像是主宰的王者,托起已经昏睡的Sharon,"你的罪恶……"女人笑了,笑得魅惑而冰冷。手上的蓝色的光晕幽灵一样慢慢变淡。
         Sharon任凭自己被Steve的手保护者,包围着消失在湖底黑暗里。

       一个月后

       Steve跑步的时候,Nat驾车过来找他给她情报,"瓦坎达被袭了"
      然后Steve感觉自己有一瞬间的恍神。
      当Steve赶到瓦坎达时,年轻的国王Tchalla刚部署完战地,一见到Steve,国王正要说却被Steve抢了先
      "我真的很抱歉冬兵给你带来麻烦…"
      但是国王抬手示意制止了他的抱歉,
      "敌人不是冲着冬兵来了,Cap,并不是所有的王子都要抢你沉睡的公主,所以,我的朋友,请先放松听我讲!"

      瓦坎达确实遇到有麻烦了!
     瓦坎达从来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非必要从未参与过任何国际政治的争端或盛举,她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她的地理位置也十分隐蔽,一开始Steve觉得瓦坎达就和非洲其他国家一样,最多是个本土土豪,可是送Bucky求助期间让Steve对这个世人从未提起的弹丸小国刮目相看,这个国家从未在神盾局建档,网上更加找不到关于这个国家政治经济的任何有效信息,也没有关于这个国家任何新闻报道存档,仿佛这个国家已被世人所遗忘
被世人遗忘。
      "哦,Steve,远远不止如此"年轻的国王语气听起来非常自信
      "不是瓦坎达被人遗忘,而是瓦坎达已经抛下世界走在了时间的前面,走的太远"
        德国的塞科维亚事件让全世界的眼睛注视到了Tchalla,注视到了瓦坎达,注视到了瓦坎达的资源,自始瓦坎达便不能像从前那样明哲保身,
        "我的父亲已经预料到了今日的局面,一旦开始面对世界,就会被扯进各种纷争的漩涡, Steve从来没有想过得到国王百分百的信任,可是国王向他选择了坦诚,这让他非常震惊和感动,国王向Steve诉说了瓦坎达的历史,诉说了黑豹的由来,其中也夹杂了当时历练的经历,心形野草,听起来和Steve的超级士兵实验一样不可思议
        "就像硬币的两面,命运带来的给这个国家的福祉,同时也带来了恶魔的气息,我的朋友,恶魔的气息让人的欲望和贪婪变得毫无边际,Ulysses Klaw ,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发现瓦坎达也发现了瓦坎达的吸音金属,在吸音金属的诱惑之下,加上恶魔气息的蛊惑,他一直想要把吸音金属作为武器传播到世界,获取暴利达到他的目的,他杀掉了我很多同胞,也差点杀掉了我的父亲"Tchalla的声音沉重"在我历练回来之后,我战胜了他,放逐了他,而现在他认准时机,回来报仇了……"
           Steve知道这对于Tchalla来说很难,难在不是如何杀掉黑豹口中的Klaw,因为在他理解来Klaw是一个坏人,而Tchalla没有杀掉他而是放逐他,他了解Tchalla,某种程度上他们惺惺相惜,某种程度上来说Tchalla的境界远高于自己,Steve觉得自己很惭愧
          "我的朋友,请不要责怪自己,我也曾被仇恨蒙蔽"Tchallad的声音再次响起,像个智者
      "当我亲眼面对我的父亲在我的面前死去,我同样也想要手刃仇人,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自己受到恶魔气息的指引,我差一点杀错仇人,做出我作为一个国王最不体面并后悔的事情,但是我的朋友,是你阻止了我,是你对你朋友无条件的信任和执着让我们打开事情的真相。"
         "人会犯错,正义和善良,宽容和狭隘,崇高和低劣这是人的进化自然而然的结果,就如同白天和黑夜,生命和死亡,我们不能否认生命如此的安排,我们只能接受,升华我们自己,从一件事情当中得去教训,人们会犯错这很残酷,但是命运给予我们时间去纠正我们所犯的错误,这是命运给与我们的宽容和馈赠,我们欣然允与"  Tchalla的的话让Steve想起了在西伯利亚的往事,两人再次沉默起来,只有风的气息在两人之间默默地流动。

       "My king"Tchalla的近臣Wkabi似乎有急事报告打断了两位朋友之间的叙旧,Steve只能停下暂不打扰,耳语并没有持续很久,但是看起来这个Klaw确实也让这个年少气盛的新国王头疼,Steve有些热血沸腾想要会会这个让黑豹感慨的家伙!
          "我的朋友Steve,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协助我将winter soldier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基地保护他,Klaw的目的是振金,一级戒备的实验室和振金库应该是Klaw的主要目标…"
           "我想要帮忙"Steve说
          "我留下参与保护实验室和国库,听我说,如果Bucky知道一直保护他的国家面临麻烦,而我只顾私情将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而不有所作为,相信我,他醒了一定会用他的铁拳狠狠地揍我的屁股的!"
         ""朋友也是命运给与人类的馈赠""Steve 说得很笃定,"我已经自私了一次,不能再有下次了"
          Tchalla知道他说服不了笃定的Steve.
年轻的国王没有时间跟他理论,只是看了一眼美国队长的眼睛,然后下令随从
          "首先,我们得给你找套装备!"

……………………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是鉴于S
tucky发展如此缓慢,时不时还有冬寡和sharon出来捣捣乱,我就先不标盾冬了省的误会,就直接些美队同人好了。












评论(1)

热度(8)